23鱼片粥

Another(二)


 

居然被老福特吞了,补发

 

 

*

狙击手就位。

 

目标建筑前方是一栋十三层写字楼。狙击手在最佳楼层搭建三角架固定枪身,从大视场的5.5倍放大倍率瞄准镜中观察对面建筑中的动静,等待目标人物从一楼的前门出现。

 

对讲机中传来应答,地面上一个穿防弹背心的男人抬手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其他两名特工紧跟其后。

 

吉尔伯特,代号阿尔法593,美国国家安全局驻法秘密特工,此刻正在夜色的掩护下朝一栋半新的红色居民楼中移动。

 

二十四小时前接到这项任务时,他还在酒吧搂着一个红发绿眼的异国女郎,看调酒师用眩目的技法调制出一杯口感刚好的蔓越莓汁伏特加。组织上不允许特工发展任何情感关系,吉尔伯特的前同事在被上司发现违规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因此他会在合适的时间,比如一场任务结束之后,自行找点乐子,和陌生人玩个一两夜,不留下任何把柄。

 

他的专用加密手机的屏幕就是在那个时候亮起蓝光,是一条新的信息,如往常一样,时间,姓名,地点,具体任务。吉尔伯特皱起眉头,心想这任务还真是不间断。

 

与上一次带领小组执行命令仅仅只间隔一天,那是一个法国当地的独自居住在郊区的记者,在自己家的书桌上被吉尔伯特用绳子勒//死,台灯将他面部扭曲的表情映照得无比清晰,事后他在房内洒满汽油,在漫天火光中转身离开。

 

吉尔伯特根据对方的反应猜想,这位记者先生临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触犯了什么,当然,吉尔伯特也不知道。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组织的小小齿轮,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质疑,不询问,直接执行。他唯一说服自己相信的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安全,不断重复的自我安慰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罪恶感。

 

而这次的目标是一位其貌不扬的美籍大学教授,上头的指令是尽可能活捉,吉尔伯特在五秒后恢复职业中的心理状态,将美丽动人的玩伴一个人抛在酒吧,起身折返自己的住处。

 

现在,眼前这扇房门和自己家那扇看上去没有很大差别,只不过门牌号换成了803。吉尔伯特撞开房门,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客厅和发光的吊顶灯,小心翼翼地持枪向屋内挪动,手下一名组员与他背对背互相照应,另一名把守在门口,防止过道上出现干扰。

 

卧室的门虚掩着,他慢慢拉开,忽然瞥见里面有人影闪动。

 

太迟了。

 

门开到三分之一时,从里面横扫出一条腿,直截了当地踢中他手中的Glock17,于此同时,客厅响起枪声和瓷器碎裂的杂响。

 

看来对方不止一人。吉尔伯特稳住步子后,挥拳打向袭击者,对方避开了主要冲击,然而手腕中的枪支还是被他震得飞落在地。前几次任务都没有使用近身格斗的必要,这一下完全激起了他的兴趣。

 

当他将人影按倒在地上,才看清是一个黑发女人,五官有些中东的味道。

 

“你是谁?”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当然,这不是一个对话和交流的好时机,吉尔伯特回过神来,黑发女人已经快他一步,拉过地板上的电源线,缠绕在他的脖颈,逼得他不得不松开手。接着吉尔伯特感觉裆部传来一阵剧痛,她将他用力推到一边,起身去捡掉落在床头柜旁边的枪。

 

他强忍着疼痛,从腰间抽出一把备用手枪,“不管你是谁,在我开枪之前停下动作,转过身来。”声音中透出显而易见的恼怒。

 

可是接下来,他听到背后传出如钢琴断奏的嘶声。

 

再熟悉不过,那是一颗经过消音的子弹。

 

整个世界从他眼前消失了。

 

 

 

***

 

 

 

艾萨克从衣柜中被Shaw拖拽而出时,两条腿都抖动得无法行走。

 

他刚刚就这么从缝隙里看见一个男人被爆//头,健壮的身躯一下子扑倒在卧室的地板上,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合,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让人头皮发麻。

 

“教授,现在没时间等你缓过来,赶快带上你最重要的东西和我走。”

 

Shaw拉住他的手,看他战战兢兢地跨过地上的尸//体。

 

艾萨克将自己的身份证,护照,信用卡都匆匆塞进手提包,余光瞥见外面客厅里那位名叫Eden的女人在倒地的特工衣服口袋中搜查,还是有些不寒而栗。毕竟,要不是这场变故,现在流血而亡的人很可能是自己。

 

他非常想不通的一件事是,之前还明明针锋相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两人居然能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如同多年的搭档一样。

 

他清晰地记得二十分钟前,Shaw将Eden抵在墙面上,慢慢说出“至少首先,你不知道五名便衣特工正在赶来的路上,最迟三分钟后进入这栋居民楼”。

 

他看到Eden的神情有些变化,“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至少要相信The Machine,她从不出错。”Shaw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如果我们继续僵持三分钟,最后你或我活着走出这里的概率不到5%.”

 

“她?有趣的人称。”Eden微笑的同时收回了抵在对方腹部的匕首,“很荣幸与你合作,The Machine的模拟界面,等这件事一结束,我想再进行我们的游戏也不迟。”

 

看到Shaw走过来给自己松绑,艾萨克长舒出一口气。

 

不过这远没有结束,此时艾萨克夹在这两个女人中间,从安全通道向下跑去。他第一次后悔自己住了八楼而不是一二层楼,打颤的双腿走平地都有困难,现在在一个个阶梯下行,好几次都差点踩空。如果真的不慎摔在前面的Eden身上,他相信自己会直接死在楼梯井里。

 

“Shaw,你现在可是欠我一条命。”Eden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看向比她高出七八格台阶的Shaw。

 

“你没有必要杀他们。”她只是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一句。

 

“所以你现在是要和我宣扬你们纽约护卫者只伤膝盖不杀人这一套吗?”

 

还有三层楼,艾萨克心里默数着。

 

“在这个冰冷,混乱,没有边际的宇宙里,有谁会真的在乎这些错误代码的消亡。”

 

还有一层楼,艾萨克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淌下,那个女人的声音让他觉得更加不好受。“作为一个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你关心得未免也太多了。“

 

他们冲出正门的瞬间,狙击步枪的子弹从高处射来,在地面,车身,玻璃上炸开。一块飞溅的碎玻璃直接划开了艾萨克的手臂,他惊恐地看血液从中渗出。又一颗子弹擦过他的头皮,不可抑止的眩晕和呕吐感涌上大脑皮层,让他差点失去重心跪倒在地面上。

 

Shaw及时将这个面临崩溃的教授拉到一辆停在据正门10米处的吉普车后面,这辆车很快变得千疮百孔,不过至少为他们挣得一点休息和缓冲的时间。

 

“看吧,那位高处的狙击手先生也丝毫不在意直接射穿我们的脑袋呢。”Eden凑过来,在她的耳边轻轻说。

 

“Root,我是说……Eden,”Shaw紧紧盯着眼前的动态,“我们能不能等逃出这里后再讨论这些。”

 

Eden接下来的话语她没有听见,因为耳机里及时传来的声音。

 

『九点钟方向。』

 

Shaw扭头,看到一个喝醉酒的年轻男人正从一辆雷诺牌计程车上下来,司机对他的顾客挥挥手,准备离开。

 

“跟我来。”她用眼神示意另外两人,在枪手换弹,攻势暂缓的时点朝外跑去,一只手还拖着踉踉跄跄的艾萨克。在枪声再次响起前,她打开车门,将他塞入副驾驶座。

 

“你们不能——”计程车司机正要说话,看到Eden黑色的枪眼,顿时吓得睁大眼睛,在对方的手势示意下怏怏地从主驾驶座上出来。

 

“谢谢你的车,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Eden从容地发动引擎,如果她抬起头,或许能从后视镜中注意到身后的Shaw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

 

计程车在穿过狭窄的小道,飞一般离开狙击手的视野,将窗玻璃碎裂和居民恐慌的叫声和咒骂声远远抛在身后。艾萨克感受着手里一层厚厚的汗,听到警笛从四五个街区外响起。我们逃不掉了,他面色惨淡。

 

深夜宽敞的主干道上几乎没有车辆,Eden驾着车一路畅行,Shaw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在记忆力尝试搜寻。

 

『你们漏掉了一个人。』在耳边提醒。

 

没错,五名特工,三个在8楼被干掉,一名狙击手在写字楼潜伏,剩下的一个根本没有出现。

 

TM还在向她提供周围信息,Shaw注意到计程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这不合理,前面明明是绿灯。即使是红灯,她相信Eden也不介意直接忽略掉。

 

Shaw转过头,看到Eden对她挤出笑容,这幅表情熟悉又陌生,她手中的枪也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亲爱的Shaw,我们的伙伴关系就到这里了,我会好好照顾我们的教授先生的。”

 

Shaw看着投来求助眼神的艾萨克,语气平淡,“还不是时候。”

 

然而,解释已经太晚。

 

一辆大型越野车从左侧猝不及防地窜出,重重地撞击在车身,将雷诺计程车顶入路边店铺,面墙瞬时出现狰狞的裂缝。

 

(TBC)

 


评论(6)

热度(41)

  1. karma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