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Stay Here with Me(二)

七月的第一个周六,一艘皇家加勒比豪华游轮在海面上前行。偶有海鸥划过,落在船头。


Shaw手中拿着一只起士牛排三明治,倚靠在栏杆上向外眺望。


自从听到Root的消息,Shaw的世界又亮起了一座灯塔,那些潜意识里密密麻麻如雨点落地般小的声音,扩大成有节奏的鼓点,一下下地敲击在她心里。


原本吃任何东西都味同嚼蜡的生活也一下子有了转变。


正如九个月来Root从未放弃找她一样,此刻的Shaw也对她抱有同样巨大的希望。


Nothing kills that crazy woman.


And I will find you, again.


---------------------------------   

 

“Shaw,”耳麦里传来Reese的声音,打断了Shaw的思绪,“Daniel Garcia 的晚宴今晚七点开始,六点四十我、Harold与你先在六楼电梯口汇合。”


“Okay.”Shaw咬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离开露天甲板。


Daniel Garcia是他们的new number,根据TM提供的消息,更确切地说,是new victim。

     

年方35的他,已经是橡胶产业的大亨,在全球各地开设了多家分公司,于业内处于垄断地位。


今天是Daniel与妻子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他为此包下了整艘游轮,与众多亲友一同在此欢聚。


晚上,他将在宴会厅举办舞会,同时将家藏多年的几件艺术品进行拍卖,筹得金额会全数投入家族建立的慈善基金。


Harold利用TM捏造的知名企业家兼古董收藏家的身份,成功获得邀请,而Shaw,则是作为他的女伴,共同出席晚宴。


天色渐渐暗淡,海平面仍然波澜不惊,乌云却慢慢围聚,好似暴风雨之前的征兆。Shaw坐在船舱中,看着手里精致的黑色晚礼服。


It's gonna be fun tonight.


    

“Shaw,you ready?”耳麦中传来“她”的声音。


“Yeah.”Shaw最后将一把尖刀藏入礼服特质的夹层中。


“距离你们汇合还有二十分钟,接下来我会告诉你这艘邮轮每一层的大致构造和你们的行动路线。”那声音就在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着,“by the way,you look gorgeous today.”


Shaw以难以察觉的幅度皱了皱眉,倾听着“她”继续下去的话语,不再作声。


还记得第一次听到The Machine用与Root完全相同的声音对自己说话时,Shaw的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伤痛?遗憾?或许都不是。更多的,其实是愤怒。


她因Root的一部分以这种冷冰冰的形式存续于一个不具实体的人工智能中感到愤怒,更因自己无法控制地贪恋这仅剩的一部分而感到愤怒。


一开始当TM喊她“Sameen”,Shaw总会有一瞬的恍惚,仿佛那个女人一侧嘴角向上扬起,在自己耳边轻语。

  

数天后,Shaw答应成为TM的人形交互界面,唯一的条件,便是“她”再也不能这样称呼自己。与其可悲地沉溺,不如排除干扰,带着决绝的态度达成Root想要看到的结果。

   

TM此后的确不再这样唤她,却还是会像刚才那样在言语上逗弄她。Shaw摇了摇头,关上房门离去。

    

----------------------------------

 

宴会进行到了一半,主持人邀请著名歌手上台献唱,现场的宾客都沉浸在一派其乐融融中,看不出一丝危险的痕迹。


宾客入场前都已经过检查,不得带任何枪支入内。Garcia的安保团队在四周布置得滴水不漏,严密到一只可疑的苍蝇都飞不进来。

 

Harold看了眼坐在身边的Shaw,不知为何沉默了一阵。

   

Shaw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这个长年戴着眼镜的顶级黑客。

    

“Miss Shaw,”Harold还是开口了,语速缓慢,“你今天的样子让我想起了Miss Groves。”

   

Shaw抬起头。

    

“在你回来之前,我和她还有John曾为保护机器吐出的号码,一同参加过一对年轻恋人的婚礼。那是在SM事件解决之前,我为数不多的感到快乐的一天,相信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也是如此。”

    

“那天的舞会上,Miss Groves告诉我,要给TM一个机会,让“她”有能力学着去fight back。我没有听。”

    

Shaw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

     

“最终,我还是不得不放下自己一直坚守的底线。有些事情,她一开始就是对的。”Harold转过头,拿起桌上的红酒杯,抿了一口。


自与SM的战斗结束之后,这是Shaw第一次听到Harold说出这么多关于Root的话语。


那个最初劫持Harold,却又在故事的结尾将Harold从他人的劫持中解救,甚至不惜为他挡枪的疯女人,对于他来说,究竟该是一个多么重要的朋友和战友?


“I miss her too,”右边是Reese低沉的声音,三个人陷入沉默。

 


 台上的歌声还在继续,宾客时不时鼓掌叫好。

    

酒杯碰撞间,海面上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数秒后响起一声惊雷,海鸟四处逃窜。

   

 整个宴会厅忽然一片漆黑,隐约传来有多人的脚步声。餐具落地,在看不见的地方发出清脆的声响。

    

宾客开始慌张,不等安保人员拿出备用的照明工具,已经有人匆忙离开。却因看不清路而与他人相撞。


“看来有人要行动了,”Shaw的声音难掩兴奋。


“ Harold,你待在这里不要动,我和Shaw去探查Daniel的位置,一定确保他安全。”Reese说完,与Shaw迅速起身离开。


不到五分钟,整个场地又恢复了照明,只是现场少了一些人,包括之前坐在台下的Garcia夫妇和他们的几个保镖。


一头雾水的主持人猜测宴会的主人翁是去准备后面的环节了,于是决定继续发言,场面很快得到了控制。


离场后的Shaw和Reese在通往酒吧的过道上发现了几名受伤倒地的保镖,他们二人捡起保镖的配枪,警惕地打量着周围。


“监测到Garcia夫妇两人被三名男子劫持,坐电梯前往救生艇甲板。”TM的声音。


“他们想乘无人注意让这两人从游轮上消失,一旦坐救生艇离开,事情会变得麻烦。”Shaw领着Reese在船舱的逃生专用楼梯向上层走去,“But I will not let that happen.”

    

------------------------------------

    

二人来到救生艇甲板层时,外面的风雨更大了。甲板上光线很暗,Shaw和Reese躬身缓慢移动,向着这一层唯一的光亮靠近。


那是三名身穿西装,身高目测185的男子,用手电照在一艘橘色救生艇的船身。他们旁边被牢牢束缚住双手的,正是宴会的主人翁夫妇。


“Who's there?!”身后传来呼喊,是另外三名西装男子,正从甲板的舱室内出来。


“Get down!”Reese向前面的Shaw喊出一句。


两人迅速趴倒在甲板上,翻身躲过了背后放出的暗枪,快步移动,找到掩体。


 一瞬间,枪身四起,混杂在这场惊雷震耳的暴风雨中。

   

Shaw和Reese默契地配合,互相轮番掩护,很快摆平了其中两名敌手。对方剩余的人无心准备离开,完全陷入了战斗。

    

激战中,两枚手电掉落,整个环境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Shaw缓慢移动,注意着附近的气息和脚步。她听见不远处Reese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名男子从栏杆上跌落的惊呼。

    

雨声小了下来。还剩三个,Shaw在心里默念。

    

“Sameen,guess you need some help.”耳边“她”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

    

“I told you not to call me 'Sameen'.”Shaw向内挪步的同时压低了声音说道,透出一丝恼怒。

     

“No, sweetie, it's me.”黑暗中,一只手快速将她拉向角落。Shaw正欲反抗,却借着最微弱的光线看清了那张脸的轮廓,鼻尖也有熟悉的气味萦绕。

     

在一个这般危机四伏的雨夜,这个人就这样望进她的眼底,好像周围的任何事都和她们再无关系。

    

“Why…Why are you here?” Shaw听见自己终于问出一句。

    

“I will explain to you.”Shaw看到了熟悉的微笑,“but now we need to get out of here.”

    

“And you know, safety first.”话落,Root将一副夜视镜戴到了Shaw的脸上。

 (未完待续)     


——————————————————


终于写到root出场了,乘511出来之前把自己关在小黑屋抓紧时间酿造糖浆



 




评论(8)

热度(97)

  1. Faith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