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Stay Here with Me(三)

接上两章(一) (二)

 

还是严肃的正剧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000多次的模拟中,Shaw曾陷入越来越深的绝望,但仍然怀抱期待,期待在这样一场场迷雾中与她一次又一次重逢。

    

只要见到Root熟悉的脸,就算明知并不真实,她也会感到释然。

    

那是她的安全之地,无尽折磨中的避难所。

    

可此时,这个多次入梦的人就在身边,她的呼吸拂过脸庞,体温透过手心传递,是如此的真实,Shaw却有了一瞬的茫然,仿佛身处幻境。

    

Shaw知道自己从来不是患得患失的人,这一秒,却不知为何有些害怕直视对方的目光,好像突如其来的重逢会随着自己的动作立即幻灭一般。

    

直到Root扬起嘴角,用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姿态帮她戴上夜视镜,她才肯定,那个疯子是真的回来了。

    

“你骗了我们所有人,”Shaw在黑暗中压低声音,“等这件事结束,你最好祈祷我别想起这一茬。”

    

“等这件事结束,随便你怎么做,我都没意见。”Root挑起眉毛。

    

两人最后对视一眼,从角落向外冲去。

    

有了夜视镜的帮助,情况有利了许多。Shaw射中两人的膝盖之后,听见背后传来重重的倒地声。

    

回头,只见Root将那最后一人拖到栏杆边,干净利落地收起枪支,将头微微向右倾斜,“Amateur.”

    

Shaw随后来到手足无措,已瘫坐在地的Garcia夫妇身边,用随时携带的尖刀割开捆绑的绳子,与Reese一同将他们扶到船舱内。远处的Root不知从哪里掏出工具,将六名男子一一捆绑在围栏处。

    

Reese看到Root的第一眼,脸上浮现出诧异的神情,随后立即转换成眼底的一丝喜悦。他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Nice to meet you, too, John.”Root收起工具,向他们走来。


----------------------------------------------------------

    

“你们惹上麻烦了,”Reese举着手电,看着情绪略微平静下来的两人,“希望你们能如实告知我们今晚发生的事。”

    

“我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Daniel理了理思绪,开口说道,“之前宴会厅刚断电时,Bryan,也就是我弟弟,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我交代,我便和他一起到了厅外。我妻子由于害怕独自一人静坐在黑暗和骚动的氛围中,也紧跟了出来。”

    

“Bryan。。。”Shaw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个长相俊朗,言谈举止都让人没有任何距离感,曾在大厅入口迎接贵宾到来的年轻男子。

    

“毕竟只是家人之间的谈话,我当时身边只跟随了两名贴身保镖。”Daniel继续说,“只是没等Bryan开口,我们就遭到了这群身份不明的男子的攻击,我们夫妻二人也被挟持至此,我真不。。。”

    

“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可能是你所谓的亲弟弟一手策划的。”不等他说完,Root插话进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Daniel一脸惊讶和茫然。

   

Root把玩着手中的绳子,“如果我的信息没错的话,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老Garcia对你的重视程度远超于他。十多年前你父亲就曾为你提供大量资金和人脉,助你开拓自己的事业,而给予Bryan的资源却少得可怜,使得他不得不完全依靠自己,在艰难的环境中试图做出一番成果。”

    

“你把他当作值得信任的至亲,他却未必这样看你。他今晚的行为充满疑点,也有足够的动机雇人挟持你们二人,用你妻子的生命逼迫你说出关于你所有资金的重要信息。即使你最后没有遂他们的意,他同样可以买凶让你们消失在这个不被人察觉的夜里。你们目前没有子嗣,他将会成为家族最合理的继承人。”

    

“这。。这,怎么可能,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Daniel完全无法相信,“更何况,他刚刚还为了保护我被那群人所伤。”

     

“障眼法而已。只可惜,有些人生来就是badcode,”Root撅起嘴,摇了摇头,“你自认为对他足够了解,可你却甚至从来不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以另一重身份活着。”

   

 说完,Root从地上的背包中取出一份档案袋,扔给Daniel。

    

看来她很早就做了准备,并且在所有人上来之前就潜伏在此,Shaw瞥了眼背包中的各种工具,心中若有所思。

   

 那么现在,她又在玩什么花样?

    

Daniel抽出档案袋中的文件,第一页密密麻麻的文字中,Shaw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加粗的单词,也是她此生最痛恨看到的词——

    

“Decima” 

    

Damn it!

 




    

“这就是你消失的一个月中想要解决的事?”Shaw抬起头。

    

“只是其中一件,Sweetie。”

   

Root抽出文件,正对着他们四个。

    

“Bryan Garcia,曾化名Victor,是Greer智囊团中的核心人物之一,武力不够却善于藏匿,之前从未与我们中的任何人正面交手过。”

    

“SM失败之后,他成功逃匿,指向他的线索稀少,Decima内部也很少有人见过他本人。只不过混战的时候,我曾两次乔装混入Decima内部,在一切毁灭之前提取了一些私密的资料。”

    

Shaw低头沉思了一会,“既然他的背景不简单,那这次行动应该不单纯只是为了个人私利。”

    

“你猜得没错,”她的手臂环过Shaw的肩膀,“在我的‘严刑’逼问下,Samaritan的特工供出了他们东山再起的计划,只是现在余党被清理得差不多,Decima日薄西山,他们必须要得到足够的资金,才有可能启动整个计划的第一步。”

   

Daniel脸色发白,翻动文件的双手有些抖动。

     

“看来另一位Mr.Garcia 是想和我们继续玩hide and seek,这个游乐场到是足够大。”Shaw给手中的枪换上了弹药。

    

“等等,”Reese的脸色有些难看,转向Shaw说道,“既然他曾是Samaritan的人,很有可能在那九个月中见过你。如果他今晚认出了你,一定不难猜测Harold和我的身份,那意味着Harold现在并不安全!”

    

“我们必须立即下去找他!”Shaw觉得额头有青筋跳动。

   

Root一把拉住她,用眼神示意10点钟方向。

    

“太迟了。”

    

--------------------------------------------

    

Harold的身影从黑暗中缓慢移出。

    

一支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夜深得有些静谧了,只听得见浪涌动的声音。

    

“这群无用之人,”Harold身后的人影看了眼栏杆旁,吐出阴郁的声音。

    

Shaw和Reese绷紧了全身,将手中的枪移动到最佳位置。

   

“Bryan…”Daniel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悲哀。

    

“我亲爱的哥哥,看来今天是你的幸运日。”他不屑地笑出声,“TM的几位也在,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Harold看到Root站立在他们当中,几乎想要发出声音,只因情况压迫而憋了回去,眼中多了一分释然和坚毅。

    

“只可惜,就算你们三人全都在这里,还是不能把我怎么样,”他看向Shaw,Root和Reese。

     

此时,海面上传来游艇行驶的声音,由远及近。

     

看来他还是找了帮手,Shaw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一处,绝不能让他就这样离开。

     

“准备Plan B永远都不会错,”他拉扯着Harold向甲板外侧挪去。

     

眼见那艘游艇越来越近。

     

“Decima沦落至此,全托你们的福,之前的总账,我会回来找你们算清楚的。”Bryan的脸上最后浮现出一抹嘲讽的微笑。

    

“接下来,你们就好好享受剩下的太平。。。”

    

“砰!砰!”话音未落,右后方枪声两次响起,Bryan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中枪的右手和血液喷涌的前胸,笑容瞬间凝固。

    

“这不可能,你们。。。”他捂住胸口,跌坐在地。

   

 黑暗中又一个身影向外移出,轮廓渐渐清晰。

    

“你怎么知道除了这三个家伙,就没有第四个人?”Fusco走上前,将Bryan压制在地,掏出了一副手铐。

     

“准备Plan B永远都不会错,”Root上前扶住Harold,“Harry,现在我们是时候叙叙旧了。”

    

    


“Miss Groves,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分钟前,他们打扫了残局,将包括Bryan在内的七人关押入七楼一间秘密的舱室内。Daniel夫妇尽管情绪一时难以平复,还是强忍着难过回到宾客当中,用捏造的借口向大家解释一番,最后圆满结束了当天的活动。

   

 现在,TM队伍的六人一起坐在Harold的豪华套间里。

    

“我当时的确身受重伤,”Root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只苹果,“不过还不足以致死。当时局势紧张,我们的胜算又不大,TM便临时和我商量出一计,用高仿真人形模具伪造了我的死亡。”

     

“一方面,是为了迫使你做出些许改变,从根本上扭转整个形势,”Root看向Harold,“抱歉,但是我别无他法。另一方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为我处理许多事提供了方便。毕竟,没有一个人会提防着死人。”

     

她至今都记得某些Samaritan特工见到她时脸上的惊恐。

    

“Partner,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去度假了吗?”Reese扭头问Fusco.

    

“三天前可可泡芙打电话找上我的时候,我的确是在海边享受日光浴,害我吓得以为出现了幻觉。”Fusco开玩笑地瞪了Root一眼,“那时,她告诉我你们可能会面对一个棘手的人,她希望我到时能在场,以防事情失去控制。”

    

“Thanks, detective.”Root侧头笑着说。

    

“所以Fusco是最先知道你的消息的人喽。”坐在沙发边上咬着牛排一直在听大家讲话的人忽然吐出了一句。

     

Root挑眉看向这里,Shaw总觉得她笑得有些得意。

     

接下来,所有人在一起讨论了接下来两天的重要事项,互相道别,各自回房。

    

“Miss Groves,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关上房门前,Harold真挚地对Root说了最后一句。

  

--------------------------------------------------

  

风浪终于彻底平息了,潮水轻柔地拍打着船身,一切透出静谧安详之意。

     

不知为何,Shaw躺在自己的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她坐起来,用右手理了理头发,起身走出房门,想找个地方透透气。

     

可是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某一房间门口。

     

Shaw屏住呼吸,沉默了两三秒,还是轻轻叩了上去。

     

这种感觉居然如此熟悉。


她忽然想起,初见时,她就是这样轻轻叩开了她的房门。


那时的她又怎会想到,这个刚见面十分钟就对她“严刑”威逼的疯女人,会在今后的生活中成为她的软肋。

     

Root开了门,仍然是非常清醒的样子,看来她也没睡。

     

Shaw打量了她一眼,走进房间。

     

“Darling,你还在生气吗?”Root紧挨在Shaw旁边坐下,“如果是,我想我可以补偿你。”

     

这个女人,总有办法让自己瞬间无话可说。

    

“为什么这一个月来你从未联系过我们?”Shaw试着忽略对方的话,问出埋在自己心里的疑问,“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里我们是怎么撑过来的?哪怕有一点消息,Harold他们都会好受很多。”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Root。

    

 如果我能得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生活对我来说就不会那样黯淡。

    

“我明白,”Root收起了笑容,“我不是没有想过这点,可过去一个月里我曾多次置身于危险之中,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能否活着完成这一切,我不忍给你们希望又将它打破,不愿你抱有希冀生活,等来的却是又一场噩梦。”

    

Shaw看着她说话时低垂的眼睛,心脏闪过一瞬的刺痛。其实她才是那个负重最多的人吧,背负着一切却从不轻易提起。


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这样一个世上绝无仅有的她,不知何时完全地走进了自己声音微弱的世界里。意识到之后,已经再也无法放她离开。


过去的一切都融化在记忆中,今后的路,她们会一起走过。而今晚,她心爱的人,她生命的归宿,就在这里,这样就足够了。

    

沉默中,Shaw的右手传来Root掌心的温度,十指相握间,Shaw听见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

    

Stay,stay here with me. 

   

You are, and will always be my safe place.

   

闭上眼,Shaw感觉到她的呼吸渐渐靠近。

    

You know we belong together.

   

Sure, Root.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忙了一天,到很晚才有时间码字,答应过自己要在511之前写出来,好在终于写完了。


因为不太能接受510后的剧情发展,希望有一个治愈的结局,所以写了这一系列。基调尽量靠近原剧,算是严肃的正剧向,每一个主要人物都涉及到(除了bear)。


很喜欢看地铁小分队在一起共同解决“号码”的问题,所以这次自编了一个完整剧情,当然主要还是为了串起根妹的回归。


感谢每个耐心看到最后的人,希望为你们带去了一点糖分





评论(4)

热度(140)

  1. Faith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S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