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肖根】谁动了我的猫(上)

轻快日常,一颗纯粹的糖



*

梅丽莎老太太的猫不见了。

    

早上六点半一声惊呼打破了紫藤街的宁静。

    

那是一只五岁大的名为“芝士”的虎皮猫,乖巧温顺,五年前被独居的梅丽莎捡回家后一直陪伴着她。用老太太的话说,它就像上天派来的小天使一样,让自己重新笑着拥抱老年生活。

    

每天清晨五点五十分,梅丽莎自然醒来的时候,“芝士”都会在床头柜上一动不动看着她。梅丽莎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起床给小家伙准备牛奶和刀鱼。老太太会在阳台上一边打起毛线,一边看它把整个头都埋入食盆发出满足的喵呜声。

    

这天早上床头柜上没有那一抹黄棕色。老太太呼唤它的名字找遍整个屋子,期待“芝士”圆圆的小脑袋会从哪个角落伸出来。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老太太绝望地打了报警电话。

    

“平时晚上窗户开着它也不会跑出去,一定是有人把它偷走了,或者是谋害了它。”电话那头传来哽咽,“我不知道什么样狠心的人才会对这个小可爱下毒手,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啊。”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情。”Donnie看着笔记本上记录下来的陈述,向老太太保证道。

    

这是Donnie探员自转到紫藤郡警察局后接的第一个案子,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办好。

    

经过两天的私下调查,他将目光锁定在两个嫌疑人身上,Rose Turing和Sandra Turing,一对一周前搬入紫藤街的恋人。

    

据住在社区正中位置的Ashley女士称,她每天早上去杂货店买东西都会经过Turing家,她曾两次听到Rose女士在院子的长椅上和她的爱人谈论什么“雪顶饿”的猫,从她如此亲近的口气来看这个叫雪顶饿的好像是她的朋友。

    

最近风有些喧嚣,Ashley听得不是特别清楚,但她一直相信自己有非常良好的直觉和推断能力。根据她的判断,雪顶饿很可能是个残忍的猫贩子(看他怪异的名字就觉得有问题),总是将捉来的猫关在盒子里一段时间,也不去管他们的死活。

    

如果Rose女士有个做猫贩生意的亲戚或朋友,那她作为帮凶偷走“芝士”也不是没有可能。

     

据另一可靠人士透露,他曾目击“芝士”某日在社区玩耍的时候叼走了一块Turing家露天餐桌上放着的牛排,Sandra女士从屋内走出看到这一幕脸色很不好,看起来像是要扒了猫的皮一样,可惜她当时没追上它。然后一整个下午,Sandra女士都在开着除草机愤怒地修剪草坪。

    

Donnie看着笔记若有所思,这两人都存在作案动机,另一方面,她们是最新搬入的,其他紫藤街的居民都和梅丽莎老太太熟识,对她的猫也很友善,作案可能性不大。Donnie探员心想,是时候去Turing家走一趟了。

    

     

 

***

 

 

 

Shaw在院子里推着除草机愤怒地修剪草坪。

    

一开始就不该答应Harold他们接下这个愚蠢的角色扮演任务。

  

十八天前机器吐出一对号码Aaron和Jacob,居住在紫藤街358号结婚十年的同志“夫妇”。地铁小分队观察了两人三四天,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更别提危险的苗头。

    

刚好二人隔壁的独栋小别墅正在出售中,Reese提议与其每天辛苦地在驾驶座上跟踪他们,不如直接融入社区,可以近距离探查和保护,就像他曾经和Zoe假扮夫妻时做过的那样。

 

鉴于这对“夫妇”的特殊性,Harold认为同性情侣更能引起他们的认同感,Root举双手赞成。当三双“我们看好你,你勇敢地去吧”眼睛齐刷刷地看向Shaw,她觉得这次是躲不过了。硬着头皮答应的同时不忘向Harold提出招募一个厨艺高超的保姆的要求,她可不想一天到晚吃Root做的奶油胡萝卜浓汤,其一会腻,其二,谁知道她会在里面放什么“保证你三分钟后陷入沉睡”的秘制调料。-

    

搬入新居第三天的下午,Shaw和Root坐在庭院里喝茶。Shaw吃着小保姆做的西红柿生菜牛肉塔可饼和甜橙松饼,看黑客小姐在旁边装模作样地看《BusinessWeek》,俨然一副中产阶级小白领的样子,目光还时不时往自己的腿上瞟两眼。

    

如果桌上有一本《Food Network》,说不定自己还会想去翻上两页体会一下寻常女性的安逸午后,现在在阳光底下只是觉得困倦和无趣。她恨不得立刻揪出此次任务的行凶者,对着他的膝盖开上两枪。

 

Shaw不知道自己强撑着眼皮看了红色屋顶上的鸽子多久,回过神来想去屋内冲一杯咖啡醒醒脑时,Root忽然合上杂志,揽过自己的头毫无预兆地吻上来。

 

她唇上残留的玫瑰薄荷茶的香气让自己一下子清醒不少,至少清醒到可以将眼前这个人一拳打下长椅。可是她接下来居然看到“白领小姐”羞赧一笑,像是被什么人打断了一样放开自己,看向篱笆外的两个人影。

    

Shaw觉得如果有一天这个女人百无聊赖想要进军好莱坞玩一玩,说不定可以捧回一座小金人。

    

“oh,hi,我是住在隔壁的Aaron,这是我的伴侣Jacob,”一个身高约六英尺,皮肤呈健康小麦色的黑发男人揽着身边棕发绿眼,比他矮半个头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我们只是想来打个招呼,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保持微笑,试着融入,Sweetie。”Root趴到她的肩头吐出一句,起身朝篱笆处走去。前特工小姐尽量试着将开枪打死这三个人的念头附到鸽子上任其飞走,挤出一个不能更标准的微笑,紧跟在“Rose Turing”身后。

    

“Hi,我是Rose Turing,这是我的爱人Sandra,很高兴认识你们。”她把爱人这个词发得特别重,如同一个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在热恋中的小青年一样。

    

“欢迎入住紫藤街,”Jacob的声音非常好听,语调轻柔和缓,“我们这周末打算在家里办一个烧烤派对,希望你们都能来参加。”

 

“谢谢邀请,我们家Sandra爱死烧烤派对了,到时一定去。”白领小姐脸上一副温良无害的笑容,手臂环绕过她爱人的肩,看起来随时都能在她的脸蛋上亲一口。

 

“They are so cute, aren't they?” Aaron对Jacob说道,然后回过头来,”So,see you this weekend.”

 

Shaw在原地僵硬地傻笑,挥手,直到他们二人走入自己的屋内。

 

”Miss Shaw,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耳机里传来Harold的声音。

 

好极了,我们要去参加愚蠢的露天聚会Barbecue,她在心里默念,甩开Root还搭在自己肩膀的手,去厨房拿出一罐冰镇啤酒。

 

 

 

***

 

 

 

室外泳池传来孩子们打闹的声音,池水中漂浮着小黄鸭和五彩斑斓的游泳圈,倒映出叶片随风摇曳的果树。

 

食物在烧烤炉上滋滋作响,油烟缭绕。长桌上摆放着由各个家庭带来的自制小蛋糕,烤布丁,枣泥馅饼和苹果派,泡沫纸盘被孩子们扔得到处都是。

 

Shaw舀起一大勺香草巧克力冰激凌送入口中,看到不远处的“Rose小姐”正和Aaron坐在泳池边上闲聊,一双美丽又无辜的大眼睛让周围的人都感到亲近。她穿着碎花短裙,两只脚在池水中上下晃悠,激起一层层的波纹。

 

为了伪装成一个正经的商业人士,Root用连续两个晚上通读了几大本经典的金融和经济类著作,顺便研究了一下《经济学家》和《美国经济评论》,让自己能和作为商业精英的Aaron有足够的共同语言。相比之下,Shaw对于派给自己的身份咬牙切齿,家庭主妇?你们他妈真的不是在开玩笑?虽说她理解家庭主妇的身份能让她理所当然地一整天晃荡在社区内,提供监视之便,可是每次看到Root那副一家之主的自豪样子,自己就忍不住想去小黑箱子里拿枪。

 

而此时,家庭主妇“Sandra”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靠背小椅上,看着自己的伴侣在那装模作样地聊天并且时不时发出笑声,好像听到什么比去劫持一架飞机还有意思的提议一样;看着孩子们在草坪上窜来窜去,一会儿又脱光上衣跳入凉爽的泳池;看着她等待的牛排在烤架上冒出熏烟,一点点褪去血红色。

 

十几分钟前把奶油抹到自己脸上的小女孩此刻正在旁边认真地画画。不过画风太过抽象,Shaw实在看不出她画的是香蕉还是冰棒,是牛排还是松饼。她只知道,光是看着这幅画,她就已经饿了。

 

Shaw忽然想起前几天在去购买家具的路上,她看到一张宣传旧金山美食音乐节的巨幅海报,举办方目前正推出摇奖抢票活动。她对音乐向来没什么兴趣,可是湾区那些比比皆是的米其林星级餐厅,那”从农场到餐桌”的餐饮服务,光是听听就让她精神振奋。

 

她想不起来上一次度假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次任务结束如果有机会,她想她会买一张去旧金山的机票,就算旅伴是Root也无妨,虽然她会一路上喋喋不休,一天三次恬不知耻地开玩笑,但Shaw必须承认,和她一起至少不会闷死。

 

从烧烤派对回来的这天晚上,Root和往常一样拿着双筒夜视望远镜观察隔壁家的窗户。Jacob在电脑桌前玩游戏,Aaron躺在床上阅读,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她听到从楼下传上来的脚步声,警惕地回头,发现Shaw手中拿着一个苹果正要递给自己。

 

这很反常,Root疑惑地微微斜过头,不过还是愉快地接过苹果。

 

“下个月底旧金山有一场美食音乐节,我觉得会很不错。”前特工小姐看起来漫不经心,随口一说的样子。

 

“Darling,想邀请我就直说嘛,”Root撅起嘴,其实心里炸开了花,“不过我对美食可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呀,我可不想去度一趟会让我后悔的假。”

 

“你绝对不会后悔的,”Shaw接过望远镜对着四周的空地仔细看了看,“我知道那有几家米其林三星级餐厅,他们做的松饼都远远棒过性爱。”

 

远远棒过?Seriously?这是Shaw第二次说这种话,上一次说的还是牛排,当时Root一怒之下切断了她所有的牛肉来源,没想到这个吃货很快又迷恋上了松饼。Root拿苹果的手颤抖了几下,她不知道去旧金山会不会后悔,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后悔没有带电击棒。

 

 

 

***

 

 

那个莫名其妙的Donnie探员到家里来的时候,Root已经整整五天没有热情主动地和Shaw说过话了。Shaw曾经深信不疑的是,Root安静地在自己旁边待上一天的可能性等同于一年之内所有单身女性号码都不和Reese擦出火花的可能性。

 

可是这几天黑客小姐总是对自己爱理不理地独自坐在沙发上,原来时不时浮动在自己身体各个部位的目光无比收敛地盯着电视屏幕,Shaw反倒感觉浑身不自在,是那种骨头错位般的不自在。

 

偏偏这种时候某个陌生的探员要为一只下落不明的蠢猫上门打扰,要不是Harold那句“Miss Shaw,作为一位普通居民,请你不要轻举妄动,暂时配合探员的调查”及时在耳边响起,Donnie可能已经被自己打昏扔进某个汽车后备箱了。

 

Donnie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或许是自己的错觉,对上SandraTuring女士的目光时,她明明笑得那么友善和气。

 

“梅丽莎老太太七月十号晚上八点就睡了,睡之前还去看了“芝士”一眼,所以“芝士”的消失时间在当天晚上八点到次日五点五十分之间,请问这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他开口问道。

 

(TBC)

 

 

 

 

 

 

 

 

 

 

 

 

 

 


评论(23)

热度(406)

  1. Faith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