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肖根】谁动了我的猫(下)

电梯间(上)

悬疑日常(并没有),一颗纯粹的糖

 

 

*

“爸爸,小松鼠为什么总是要把松果埋起来?彗星怎么会有长长的尾巴?有些树为什么从来不开花?”小女孩抱着一只棕熊娃娃,用稚嫩的声音问。

 

“你先等等,爸爸在思考重要的事。”Donnie探员平躺在床上,让血液充分流入脑部。

 

Turing家的茶点很好吃,Turing家的女士态度很友好。他先后单独询问了Sandra和Rose,得到一致的回答。七月十号下午五点,她们开车前往一个叫Harry Field的朋友家,参加他乔迁新居的派对。当天两人喝得酩酊大醉,天色又很晚,干脆直接在Harry家住上一夜,次日午时才赶回紫藤街。

 

他在警局的电脑上搜索Harry Field,这个人的确存在,还是个信誉很高的富商。说实话Donnie内心深处就不愿相信漂亮耀眼的Sandra女士和优雅大方的Rose女士会做出那种事,而她们也的确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看来,真正的罪犯另有其人。

 

Donnie望着天花板,回想起自己这两年来积累的破案经验以及柯南道尔阿加莎爱伦坡艾勒里莫里士笔下那悬疑感十足的情节,在脑中浮现出几十种可能的推断,最后因为脑细胞消耗过多精疲力竭而陷入深深的睡眠,唯有穿透屋顶的呼噜声在房间里回响。

 

“爸爸。。。。。。”小女孩呆呆地看着他,回过神来将棕熊娃娃往她爸爸脸上一扔,气呼呼地离开了。

 

 

 

***

 

 

 

“Miss Shaw,Miss Groves,Donnie探员那一关已经过了,希望你们能忽略这一小插曲,重新把目光集中在正事上面。”两人的耳麦中同时传来Harold的声音。

 

雨水正从屋檐上滑下,一滴一滴敲打在门口台阶处的鹅软石上。小保姆在厨房做金枪鱼罗勒酱Tapas,一种典型的西班牙小吃。她每个一丝不苟的动作都是那么优美,带着一种食物与人相吸相融,合二为一的仪式感和神圣感。

 

Shaw不知道和黑客小姐的“同居”生活还要持续多久,但是只要看到小保姆在这里,她会从自己向来波澜不惊的心底感受到一种奇特的满足。然而,她已经好几天没看到小保姆做松饼了,她按捺不住问起来,却得到一个“我发现自己最近一做松饼就皮肤过敏”的蹩脚借口和飘忽不定的眼神。用头发丝想想也能知道这背后的小恶魔是谁。

 

Shaw很快在心里罗列了一个为小松饼复仇的to-do list,并打算在此次任务结束后立即执行。

 

而此时,她未来的复仇对象正慵懒地坐在沙发怀中,两条修长的腿交叉着搁在茶几上,“我明白,Harry。另外,谢谢你的乔迁派对,我和Sameen都玩得很愉快。”她扬起嘴角,结束了通话。

 

Shaw盯着她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当然,Rose Turing和Sandra Turing压根就没有一起去过什么所谓的朋友家。

 

“Sweetie,我今天做了新发型,是不是特别好看。”Root忽然转过头来,一口金枪鱼Tapas就这么刚好卡在Shaw的喉咙里。

 

“唔。。。。。。”她喝口水,将企图对人类进行最后的报复的金枪鱼冲下食道,憋红了的脸慢慢恢复如常,“还凑合。”

 

“对了,家里的洗衣粉用得差不多了,拖把也需要换一把,看来你得去沃尔玛跑一趟,亲爱的主妇Sandra小姐。”Root得意地挑起眉毛。

 

“Oh,go fuck yourself, Root.”要不是餐盘里还有食物,它现在应该会被砸在“Rose”的脸蛋上。

 

“Well,I'm too tired to do that. Maybe you could help a bit?” 她笑意渐浓。

 

Shaw咽下最后一口,无言反驳,拿着车钥匙甩上了家里的大门。

 

刮水器在汽车前玻璃上来回摇摆,周末的路上行人往来匆匆,距离沃尔玛还有三个路口。Shaw咬着奶茶的吸管,呼出的蒸汽在玻璃上凝结成密密麻麻的小液珠,模糊了两旁被雨水冲刷的行道树。她在红灯前停下。

 

那只蠢猫消失的夜晚,她也是像这样开着车经过这条宽敞的马路。

 

Rose Turing和Sandra Turing压根就没有一起去过什么所谓的朋友家。

 

事实上,七月十号晚上,她们两人甚至根本就不在一起。

 

 

 

***

 

 

 

七月十号夜色浓密得有些过头,月亮在云层后面迟迟不露出一个角,Jacob开着一辆骚气的红色小轿车,在自己的视线内向紫藤街前进。又是一个一无所获的日子,Shaw在心里这么想着,却无意中瞥见路边一辆风骚之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紫色越野。

 

那是Root上个月新买的座驾,就算哪天被砸成废铁Shaw都能一眼认出。

 

此时,这辆紫色越野车正停在一家灯光昏暗的酒吧外面,Shaw谨慎地在下一个街区停好车,倒走回这家酒吧,找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下。她惊人的视力穿过舞动的人群,一眼就看到了本该在家里捧着经济读物的Root,而坐在她身边的,是Aaron。

 

他们凑得非常近,如果在他们的头部间距里塞入一只猫,它一定会被夹得哇哇大叫。不知道这两人在交头接耳地聊些什么。服务生将加过冰块的酒递过来,他们举杯相碰,各自啜饮一口,Shaw仿佛看到那透明的液体顺着Root的喉咙蜿蜒下滑,即将在她的内脏深处拧开一个叫做“话唠”的开关。只是这次,她的话唠对象会是一个已婚男人。

 

片刻后,Aaron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Root,Shaw很明显地看到她笑了,不是平时装模作样刻意拉起嘴角贴近耳部的那种笑,而是一种自己主动搭理她时会看到的体现内心愉悦的笑。

 

Shaw不知道Aaron是在拿什么讨好她,也不知道他是否在遇见Root这个小妖精之后被切换为直男状态。她只知道Root跟甜甜圈似的又弯又黏,任何企图改变她形状的行为都是徒劳。

 

她很确定。

 

非常确定。

 

然后,她还是回到紫藤街,用一把消音的USP打爆了Aaron家的汽车车胎。

 

“Miss Shaw…” Harold在耳机里欲言又止。

 

“Ooops,枪走火了。”她淡然地收起武器,准备离开。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Jacob听到了一点响动,出来查看,“谁在那儿?”

 

Shaw迅速用连帽衫的帽子遮住头部,一个侧身翻入后面不知谁家的阳台里。Jacob在院子周围绕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自我安慰地摇摇头,朝屋里走去。Shaw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心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约Jacob去哪里喝上一杯。

 

当天晚上,她思绪围绕的都是Root那张对着别人微笑的脸。可是现在从沃尔玛走出来的时候,一些其他的细节在拎着两袋日常用品的Shaw的脑海中逐渐还原,放大,其中有一点虽然说不上重要,但是很必要。她将日常用品放在副驾驶座上,发动引擎,开始在回忆里仔细搜索。

 

等等,她忽然想起自己翻入阳台的那一刻,在黑暗中,好像有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蹭过自己的腿,向外面跃出,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毛绒绒?“芝士”?

 

外面的雨势变本加厉,气温骤降,道路两边的行人开始变得稀疏。Shaw撞上了今天第五个红灯。

 

好吧她承认,自己可能真的就是导致蠢猫走失的元凶。所以那个差点被自己塞进后备箱的Donnie探员事实上并没有找错地方。

 

想到这里,Shaw听见车窗传来轻轻的叩击,她摇下玻璃,一个骑着摩托的大个子男人正看向她,“女士,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你知道紫藤街怎么走吗?” 他棕色的眼睛一下子让自己想起Root。

 

Shaw没有心情多说,干脆利落地指了个方向,也不管摩托男是否还有话要问,直接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Root在家中像做艺术品一般专注地涂她的指甲油,那是一款明快的红色,就如同社区聚会中Shaw所见到的那些依偎在丈夫身上、抱着娃喂食、讨论瑜伽冥想课的女人会喜欢的色泽。“试着融入。”这是Root给出的解释,Shaw只是第一次开始无比怀念那gay得中气十足的黑紫色。

 

Root微微抬起头,看着被迫穿无袖格子衬衫和高腰牛仔裤,手拎购物袋和长柄拖把一脸阴沉的Shaw,看着她进屋后在厨房伸出脑袋四处张望的样子,开口说道,“Sweetie,很遗憾地告诉你,小保姆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我给她放了半天假,看来晚上我们只能点披萨将就一下。”

 

耳麦中Reese的声音及时阻止了拖把杆子在Shaw手中碎成两截的悲惨命运。

 

“抱歉不得不打断你们的谈话,我想我们的目标会在今天出现。”

 

Shaw放下东西,一脸警惕,“John,你发现什么了?”

 

“昨天Jacob接到一个电话,”早在TM给出号码的第二天Reese就监听了两人的手机,“如果我没听错,那来自他的出轨对象。”

 

Shaw眼皮跳动了一下,WTF,自己一直以为Aaron才是那个有问题的人。

 

“一个月前Jacob决定不再和他来往,他或许只是悲伤,也没有再和Jacob有任何通讯,直到昨天,电话里他的言辞异常偏激,甚至给我们的小个子先生下了最后通牒,声称会在今天结束一切。”

 

“他体格比较大,还接受过专业的搏击训练,通常骑着一辆黑黄相间的摩托车。。。。。。”

 

心里“咯噔”一响,她打断了Reese的话语,“那个出轨对象是不是留着络腮胡,手臂上还有文身?”

 

“Shaw,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Reese一脸警惕。

 

“我想,我二十分钟前刚给他指了路。”

 

 

 

***

 

 

 

哗啦啦的雨声掩盖了屋内愤怒的话语,Shaw和Root低伏在Aaron家的窗沿下,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内挪动。

 

装饰豪华的客厅内,水晶吊顶大灯被一枪打碎,砸落在地板上。真皮沙发上两个男人神经无比紧绷地坐在一处,在黑漆漆的枪口前瑟瑟发抖。

 

她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大个子此时情绪异常激动,对着Jacob不知在嚷嚷什么,又一拳将他的丈夫打翻在地,导致其几乎不醒人事。

 

说实话,Shaw并不是一个对路人的细节特征非常敏感的人,尤其是文身这种在纽约并不少见的东西,可是任何一个人见到五大三粗的壮汉在胳膊上纹了一只树袋熊恐怕一时半会都难以忘记。

 

现在,这位树袋熊先生好像安静了下来,她们的耳朵中听不到半点屋内的杂音,只有风刮过屋檐和雨水滴答在叶片上的自然之声。下一秒,他却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将枪口抵在情人的脑袋上。

 

事情一触即发,Shaw屏息凝神间,忽然看到一团黄色的东西正从自己紧贴在墙边的腿下钻过,在鞋子上蹭了蹭。它的毛被雨水打湿,脏兮兮地粘在身上,遮住了眼睛。Shaw一个踉跄,却刚好踩在黄色“毛线团”的尾巴上,让它发出一声尖利的猫叫。

 

“谁?!”树袋熊先生一下慌了神,将枪口对准正门,Shaw抓住机会稳定身体,在窗外持枪瞄准,不差分毫地射中他的膝盖,然后看着那只黑色轮廓的树袋熊划过茶几上的果盘,向下亲吻了地板。

 

“Sameen,你还真是不给我任何机会呢。” Root嘟起嘴,将手中的double tap插到腰后。

 

一小时后树袋熊先生被押上警车时,还在对Jacob撕心裂肺地喊“我曾经那么爱你!”Shaw翻了一个名为“Relationship sucks”的白眼,将“芝士”从地上抓起来。猫咪在手中挣扎两下,感觉逃脱的可能性不大,干脆安静地缩成球打起盹来。当然,当它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梅丽莎老太太家那温暖的猫窝中。

 

清醒过来的Aaron还在正门口对着Root千恩万谢,Shaw甚至看到他握着她的手有些用力地晃了晃,黑客小姐同样用力地晃了回去,场面有些不忍直视,Shaw内心一个极其微小的角落希望当时树袋熊先生就那么射穿他漂亮的脑袋,而不是让他半直不弯地躺在地板上沉睡过去。

 

Shaw转身独自回到家中,从冰箱拿出一块菠萝派放入烤箱加热,在“叮”的一声响起时,她无意间透过空隙瞥见客厅茶几上放着一只信封,更准确地说,是那晚在酒吧Root从Aaron手中接过来的信封。

 

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人,这很好。

 

然后她慢慢地从信封中抽出两张长条状的东西,那上面最大的字体赫然入目——“旧金山美食音乐节”!

 

“Sweetie,对于这份礼物还满意吗?”耳边忽然传出Root甜腻的嗓音,几秒钟之前还空无一人的地方现在立着两条修长的腿。

 

“Root,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Aaron在旧金山的好友刚好是这次活动的主办方,现在摇号抽奖活动已经接近尾声,票源也很稀少,我就直接抄近路拜托他帮这个小忙了。”

 

“本来想等我们离开这里之后再告诉你的,但是为了防止某人的枪再次走火,还是提前告知一下比较好。”Root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

 

该死,她一直都知道。

 

“我还以为你不感兴趣呢,”前特工小姐终于找到可以说的话,“还有,Harold那边怎么办?”

 

“放心吧,Sameen,Harold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我们可以好好地玩上一星期,”她走上前来擦掉Shaw脸上还残留着的雨水。“更重要的是,我会用这七天告诉你,松饼,不,任何一种食物,都不能和性爱相比。”

 

 

 

***

 

 

 

Donnie探员再次见到梅丽莎老太太的时候,她正和“芝士”一起在树荫小径下愉快地散步。虽然不知道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至少走失的猫咪重新返回到主人身边,第一例案子也算是圆满完结。他释然地吐出一口气。

 

紫藤社区为了感谢Turing家找回“芝士”,还老太太一个美好的晚年,决定授予她们“邻里和谐互助之星”的荣誉,只是到了居民们期待已久的颁奖日,大家惊讶的发现,Turing家已经空无一人。

 

飞往旧金山的航班上,一位系着蓝色丝巾,身材高挑的女士在头等舱翘起二郎腿,从乘务员手中接过又一杯香槟。她邻座的黑发女子看了看窗外的云层,回过头来对上她的目光。

 

“不知道他们两人最后会怎样?”

 

Root知道她指的是谁。“Aaron对他的伴侣从来都是专一的,我想Jacob也不可能真的离开他,毕竟,像他这么既有魅力又不是混球的人并不多见。”

 

“你觉得他有魅力?”黑发女人的脸僵了僵。

 

“当然,不过还不及你百分之一。”Root轻轻抿了一口香槟,像是看穿她的心思般说道,前特工小姐脸上泛出近乎不可察觉的红。

 

“Jacob的眼光也真是奇怪,居然会看上那样的人。我要是哪天真有了外遇。。。”她顿了顿,看到Shaw的眉毛微微收紧。

 

“我想也会是和另一个你。比如说,喝醉酒的你,扮演医生的你,穿着家庭主妇围裙的你。无论如何,只能是你。”

 

酒精上头的她声音渐渐微弱,最后靠在Shaw的肩膀发出微不可闻的均匀呼吸。Shaw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丝微笑,帮身边的人盖上了一条加厚毛毯。

 

阳光在云层上轻跃,铺出白色天鹅绒般的轻柔感。

 

这会是很好的一天。

 

(完)

 

评论(27)

热度(407)

  1. 弈辛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情話滿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