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Another


楔子


潮水拍打礁石,她置身于一片深不见底的蓝。

 

浮游生物从身边成群飘过,暖水性发光鱼类从远处散发出微弱的点点光亮,仿佛小时候在镇子上看过的星星,在她的瞳孔中放大成一片橙黄。她如同海洋变温动物般自由呼吸,踩水而上,在月色与海面交汇处探出头来,看沙粒在晚风中起舞。

 

沙滩上的黑发女子转过身来,面容轮廓分明,没有说话,眼睛却带着笑意。

 

「我知道你会带我回去。」

 

她笑得像个等来糖果的孩子,充满期待地伸出双臂,看着那人一步步靠近。她的黑夜之月,荒漠之洲,寒冬之火。

 

黑发女子却在海岸线停下脚步,驻足不前,伸出的手在略带咸腥的空气中静止。她神情一僵,眼睁睁看着那人的脸部渐渐模糊,身体被随风而起的漫天沙尘浸盖。

 

「不!」

 

她挣扎着朝岸上游去,然而脚踝被藤蔓状植物捆绑,拉扯,一路带入深海。

 

海水一瞬间涌入肺腔,挤压出所有纯净的空气。她的瞳孔慢慢涣散,身体如海绵般失去了支撑,在蓝到发黑的空间里永无止境地下沉。。。。。。

 

 


 

 

消毒水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无影灯照亮了蓝色墙壁和紧闭双眼,面色苍白的女人。电极片和各种颜色的线管将她的大脑、心脏与多台精密设备连接在一起。她呼吸均匀,眼皮微微颤动,医护人员收拾完沾血的工具,摘下面罩依次离开这个空旷得有些冰冷的空间。

 

“今天进展得很顺利,先生。”窗玻璃外一名身穿黑色西装佩戴金色领带的男人开口说。

 

“看来事情在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一点点前进。”满脸皱纹头发银灰相间的老人透过玻璃,看向还在沉睡的女子。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西装男的语气有些迟疑和小心,“她真的值得我们耗费如此多的精力吗?”

 

老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蓝色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绪。

 

“先不说避开众人的视线把她从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带到这里,现在又动用最顶尖的科技和医疗资源,当然,她前几天清醒的时候我们还折损了几名精英级别的医生。”他微微皱起眉。

 

“值得,”老人抬手在玻璃上按出一个印子,“能被人工智能上帝选中为模拟界面的人,恐怕一亿人中也难找出一个。”

 

“虽说我哥哥是因他们而死,但与其让这个女人成为上帝之争的牺牲品,不如为我们所用。也能继续完成他未完的事业。我想,我们尚在婴儿期的新上帝将来会赞许这一举动的。”

 

西装男子看着她投射在仪器上的心电图,微微点头,“只是不知道还需要等待多久。”

 

“我们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老人转身离开。

 

 

 

 

 

Shaw从床上坐起,按下顶灯开关,闹钟指针以微不可闻的“哒哒”声划过钟面,凌晨一点四十五分。

 

『Sweetie,你该不会是做噩梦了吧?』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带着清晰的现实感。

 

“不,我只是睡前忘记开空调,觉得有些闷热。”她走到浴室,用毛巾擦去颈上的汗。

 

连续三天昼夜颠倒的保护号码任务终于在昨晚结束,她难得疲惫到一趴在床上就能睡着,不用借助任何酒精。只是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有洗漱,没有脱鞋脱衣,也没有摘耳麦。

 

『你喊了她的名字。』Shaw重新躺回床上时,又说出一句,随后是长时间的沉默。

 

她皱起眉头,将耳麦取出塞进床头的抽屉。原本以为多天的疲惫可以让自己在夜里更容易入眠,不用去想那些失去的人和失去的事,可那人还是在一个空气潮湿的夜晚缠绕进思绪里,从一个破碎的片段闯入另一个破碎的片段。

 

她的确梦见了她。在那段混沌的虚像中,她在一个雨势磅礴的白天与自己重逢,看不清她的面容,可Shaw能确定那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棕发女人,她想要靠近对方,可是下一秒却看到那女人从身后掏出一把枪,对着自己扣动了扳机。

 

没有一丝犹豫。

 

雨水将血迹冲刷入下水道,她身体向后倾斜,躺倒在无人的马路上,看着那女人扬起笑容从自己身边走过,看着白昼转变为暗夜,看着自己的躯体一点点没入泥泞的土地,呼吸无可抑制地从体内抽离。

 

当鼻尖将要完全被尘土掩盖时,她从床上醒来,凌晨一点四十五分。

 

 


评论(15)

热度(270)

  1. 阿壳壳壳儿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