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Another(三)

电梯间   楔子      

 

 

*

『Shaw,你还好吗?』

 

Shaw从防御姿势恢复过来,舒展身躯,感受肌肉撕裂的疼痛。刚刚过去的七秒仿佛有七分钟那么长,无数念头在她脑海中闪现。

 

“真是再好不过了,这个该死的晚上。”她这样回答。

 

真是再好不过了,追击在后的特工,谜团重重的号码,失而复得却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她。

 

Shaw用手扶正脑袋,从窗户锯齿状的玻璃片上方看出去,注意到一个人影正从大型越野上下来,走近自己所在的位置查看。

 

她在黑暗中摸出一把USP,持枪对准人影的腿部射击。他显然没有料到,应声倒地。

 

幸好自己事先得到TM预警,现在还有能力做出反击,至于主副驾驶座上的两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一个目前完全失去意识,另一个离恢复攻击状态还有一段时间。

 

Shaw观望着一片狼藉的四周,在心里盘算下一步。

 

远处的警笛声越来越近,显然没有时间了。

 

『路口右转直行五十步,你会看到一辆摩托。』

 

“我不能就这样把他们丢在这里。”她打开车门,将特工拖到一个隐蔽的角落。

 

『警车到达后,伤者会被送往医院,他们暂时都没有危险。』Shaw摸摸疼痛的脑袋,诧异于自己从的语气里听出一丝焦急,『但你不同,你必须马上脱身。』

 

说得不是没有道理,Shaw打量了一眼汽车前座上的两人,将能显露艾萨克身份的手提包,以及Eden手中的枪支和身上藏有的武器都收起来,起身去找寻那辆摩托。

 

头发染成蓝色的摩托车主人从酒吧跑出来,在她身后大声嚷嚷时,她已经骑出一段距离。呼啸的风从头盔两侧擦过,呼出的气体在透明面罩上凝结,四周寂静无声,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安全的环境宣告了这场激战的终止。

 

她听着远远甩在后方的警笛声,明知不必要,还是不可控制地担忧留在原地的两人。

 

『你不该犹豫的。』昏暗的灯光下,的声音和过去很多次一样让她产生自己不是一个人的错觉。

 

“为了保证号码的安全,我需要思考时间。”Shaw皱起眉头。

 

我也需要保证她的安全。

 

『我明白,但我必须把你的安全放在首位。』Shaw知道想说什么,毕竟这不是第一次,『这是她的嘱托。』

 

撞击的后劲还在,Shaw从自己的五脏六腑中察觉出一种反胃,这该死的第五人。

 

“可是嘱托你的人现在就躺在那辆变形的计程车里。”

 

这句话一出口,耳机那头是一片死寂,Shaw有些明白过来。

 

“等等,你不知道这件事,你无法识别?!”

 

『我很抱歉。』Shaw怀疑缺乏睡眠让自己出现精神上的恍惚,因为自己好像听到带有惊讶和喜悦的叹息,『我只能看到零散的信息,根本无法辨别她的身份,她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她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后,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起,这是Shaw自适应TM的声音以来第一次重新觉得不自在,『至少她看起来状态不错。』

 

“对,她看起来很好,她甚至还‘知道’我和你的事。”

 

“只是她不记得了。”

 

 

 

***

 

 

 

刺鼻的酒精味在空间里萦绕,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这是她非常讨厌的环境,自打她从“那件事”的巨大创伤中恢复过来后,潜意识里一直极其排斥任何白色空洞的医疗场所。

 

必须尽快找到他。

 

Eden强撑着睁开沉重的眼皮,一点点感受到肋骨处的疼痛由内而外蔓延出来,浑身上下的知觉都在令人不悦的痛感中复苏。

 

有一双手正在她的眼前晃动,她以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的速度坐直身体,右手牢牢扼住对方的喉咙。

 

这才看清那是一位个头矮小的实习护士。她一瞬间牙齿打颤,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Eden松了一口气,放开她,一脸严肃地问道,“之前和我一起被送来的男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实习护士看着她凌厉的眼神,气息不稳地回答,“他伤得比你重一些,还在604病房休息。”

 

很好,她心想。然后拔出插在静脉上的针头,快速穿上鞋子。

 

“这位小姐,你不能。。。。。。”小护士慌慌张张地劝阻。

 

这个晚上说“不能”二字的人还真多,她撅起嘴,在小护士洁白的后勃颈挥手一击,任她瘫软在病床旁冰凉的瓷砖上。

 

这个时间点病房外的走廊上人影稀疏,她穿着宽松的病服,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夜间去上厕所的病人。

 

两个小护士在五楼前台百无聊赖地看手机上的新闻,上面显示某个不知名的报社记者于两天前的晚上在家中被烧死,整栋房子在郊外燃烧得只剩残骸,场面相当惨烈。小护士们带着抱怨的情绪感慨法国现在吓人的事情越来越频繁,在一阵热烈的讨论后开始将目光聚焦到轻松一点的娱乐板块。

 

Eden路过时,她们抬头态度友好地微笑了一下。604,她在心里默念,朝前方的电梯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响,从打开的门中走出两个背双肩包,人高马大,面部棱角分明的男人,手臂上的肌肉线条非常显眼。

 

Eden下意识地注意他们的装扮和走路姿态,直觉与经验都告诉她,这两人并非普通民众,应该受过特殊训练,力量和反应度远超于常人,他们的双肩包内装的恐怕不会是什么毛巾牙刷等日常用品,而是拆解成几个部分的枪支。

 

不出二十步他们便会与她迎面相遇,她正在脑海里飞速估算可能的情况,却毫无防备地被一只手拉入右侧房门后的黑暗中。

 

周围堆满箱盒,这似乎是个储物间。

 

“别说话。”眼前人比她矮半个头,由于空间狭小,目前正紧紧贴在她身前。

 

是她?

 

Eden的手臂能感受到对方的皮衣光滑的质感,Shaw身上散发出轻微的汗味,她奇怪于自己不但不反感,反而觉得熟悉而亲近。

 

她们屏住呼吸,听到那两个男人走到前台,向值班护士展示了不知什么证件,然后开始询问两个小时前遭遇车祸的一男一女的目前状况。

 

看来对手又多了两个,Eden露出嘲讽的笑容。

 

那两个值班护士很明显是换班过来没多久的,完全不了解这一起事件,不得不手忙脚乱从电脑中调出救护记录档案。两个男人盯着屏幕仔细查看,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他们向值班护士道谢,然后直接乘电梯离开。

 

Eden有些疑惑的看向外面,此时她听到Shaw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响起,“在电子档案中,你们两人都因抢救无效当场身亡了。”

 

她差点就忘记了对方阵营里那台功能强大的机器。

 

“我知道你会为我回来的。”她在她的耳边吐出一缕气息。

 

只不过是最通常的小技俩,以俏皮的话语来放松对方警惕,她其实并不指望对方买账。然而她却即刻感觉到眼前这个人形模拟交互界面浑身一僵,紧紧将她的手臂抵在纸箱上的手也丧失了一半力气。

 

这或许是个反击的好机会。

 

可是下一秒,Shaw重新用两倍臂力将她禁锢在这个狭小空间里,右手直接伸入宽敞的病号服。

 

她非常直观地感受到对方冰凉的指尖在自己的皮肤上游移,这不由得让她想起几次任务中不得不接触的几个中年男子,他们充满情欲的目光总是要想穿透她的外衣,在那层光滑细腻的皮肤上一探究竟。当然,这些男人无一不在最后付出惨重的代价。

 

只是这一刻,与其说她是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抚摸,不如说更像是在进行着一种奇怪的摸索和检查。她的指尖最后停留在她腹部一道丑陋的疤痕上,她似乎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两年多以前。”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答这种奇怪的问题。

 

Shaw终于将手从衣摆中抽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极了。”好到可以反击,她弯曲在背后的手此时握紧了一把折叠水果刀。

 

然而,在刀刃接触到对方之前,她却感到一阵急剧的电流从自己的脖颈上传出,导遍全身,毫不留情地将最后一丝力气从自己的体内抽离。

 

世界陷入空白。

 



***

 

 

 

“我仍然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Shaw将一碗肉酱意面扫荡一空,在和煦的晨光中打开窗户。

 

『可你还是照做了不是吗?这说明你也认同用她熟悉的事物来刺激感官神经,促进记忆恢复。』

 

Shaw翻了个白眼,还真是和某个女人一样擅长说服他人。

 

『又或者,你只是在潜意识里非常不屑使用电击棒这种工具。』

 

Shaw正想要开口辩解,看到床上的男人有些吃力地睁开了双眼。

 

“这是什么地方?”他摸着自己缝了五针的脑袋,“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Shaw耸耸肩,小心地将他扶起,“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你起床后准备一下,我们很快又要出发了,教授。”

 

(TBC)

 

电梯间  


评论(14)

热度(216)

  1. 沧海轻舟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