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无题

这几天超级忙,都没有时间好好坐下来严肃地写文,只能开开自娱自乐的小脑洞了

 

 

Shawlock Holmes

 

莫里亚蒂的第十三封信寄到伦敦贝克街221B时,我正和哈德桑太太讨论烹饪之道。我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何如此执着于和我争论输赢,为此他甚至不惜搭上无辜的人,他也曾多次将小偷小摸的罪犯引入更深的歧途,为我制造种种看似棘手的难题。

 

可惜他至始至终都找错了人。

 

众所周知,我是智商超群的Holmes侦探,与那位退伍军医,我跛足的助手哈罗德·华生一同住在贝克街。然而事实上,只有我哥哥——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麦考夫·里斯以及少数几位友人知道真相:低调,极其注重隐私的哈罗德才是那位隐藏在后的侦探,至于我,当过军医,也以军人身份参加过不少战争,由于一个偶然的契机在伦敦安定下来,成为哈罗德先生重要的助手兼伙伴。

 

过去几年我亲眼目睹了从未露面的莫里亚蒂与哈罗德之间的多场对决。我不知道当有一天他发现我并非他所苦苦追寻的对手时会作何感想。这个疑惑,以及对哈罗德先生人身安全的担忧,让我在很多个夜里无法入眠。

 

直到今天,我与莫里亚蒂站在瀑布旁的悬崖上,我惊讶地看到,她其实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用我从未倾听过的甜美嗓音告诉我,我始终就是她要找的人。

 

我这才发觉,这个故事好像从头就错了。

 

 

 

 

Imagine Me&You

 

青梅竹马的Shaw和Tomas终于迎来他们盛大的婚礼,Shaw身穿洁白婚纱,在父亲的搀扶下,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在新郎满心的期待里,一步步走向神坛。

 

在这个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上天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瞥见一个开花店的女人。她脑海中为婚礼准备的话语在瞬间清空。对视只有短短三秒,她就这么无可避免地走入她的故事里。

 

我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是日复一日温暖的叠加,情感的升温?还是第一眼就注定了此生纠缠,日后的一切天雷地火都只是为了印证最初命定的相遇?

 

 

伴郎一号Lionel:我觉得那个花店的姑娘喜欢我,你觉得我可以把她泡到手吗?

 

伴郎二号Reese:首先,这可是Tomas的婚礼,你能不能集中注意力。其次,别想了,She's gay.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

 

这是一个没有TM戏份的世界。因为地铁小分队这次的保护对象要去参加一个名为“无人生还”的荒岛求生游戏,一切现代设备都不允许携带。

 

每轮游戏参与者十人,在自然环境中坚持最久的人即可获得巨额奖金。为了弄清幕后黑手究竟是何人,Reese,Lionel,Shaw和Root都以参赛者身份进入到第28轮游戏中。

 

第一晚Lionel就没有睡好,带着黑眼圈下楼和大家打招呼,然后一脸严肃地告诉其他三人这个岛真的闹鬼,他昨晚亲耳听见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怪声,类似于女人的说话声和叫声。

 

Root憋着笑在Shaw的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

 

 

 

 

 

Pride and prejudice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来自英格兰北部的黄金单身汉,约翰里斯先生租下尼日斐花园时,当地的太太和小姐们都炸开了锅,想尽办法认识这位仪表堂堂的绅士。

 

哈罗德芬奇收养的五个女儿这对个新来者表示出好奇,尤其是三女儿马婷婷,从小就怀抱着一颗嫁入豪门的心。为了一探究竟,哈罗德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儿们一起参加了约翰里斯先生举办的第一场舞会。

 

哈罗德芬奇:为什么我的心跳有些快,早知道就自己一个人来了,我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

 

大女儿佐伊:萨曼莎,你觉得里斯先生好看吗,我觉得他好看极了

 

二女儿萨曼莎:我觉得他的妹妹,那个叫肖的姑娘有些好看

 

三女儿马婷婷:天哪我的心跳好快,里斯先生居然在看我

 

四女儿汉娜:姐姐,他明明是在看站在你身后的我们的爸爸

 

小女儿克莱尔:她们到底在看些什么,这场舞会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不管了,我要回家玩国际象棋

 


肖:神经病,她看我的牛排做什么,算了,我换个地方吃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