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Another(四)

楔子         

 

 

*

老查理的咖啡馆自打开始经营已有二十年之久,食物口味始终平淡,没有特色,价格又偏昂贵,因此极少有回头客,吸引的往往都只是刚来巴黎的旅行者。

 

每晚打烊之后,咖啡馆的五六个工作人员会脱下白色制服,换上另一套黄灰相间的工作服,在厨房冰箱后的暗门内依次通过,来到隐藏在后的旅店,继续干各式各样的活。

 

这才是老查理真正的营生。与普通旅店会出于安全因素而顾虑入住者的身份不同,在这里,住的偏偏都是需要隐瞒真实身份的人。可能是臭名昭著的连环凶手,也可能是家缠万贯的商业巨擘,事实上老查理根本不关心这些,为他们提供非常安全隐蔽的住所,收取高额费用,就是他唯一遵循的游戏规则。

 

这天晨光初现,咖啡馆敞开大门的时候,老查理正在后面旅店的柜台上做账。他翻看着记录本里一个个虚假的名字,听到台子上的老式电话发出清脆的声响。


“107房间,来一份菠菜麦麸芝士卷,一个牛角包,一杯意式浓缩,再来两个覆盆子冰激凌球。”低沉厚实的女声。


事实上,十五分钟之前,107的女人刚刚点过一份肉酱意面。看来她房间里的那个男人醒了,老查理一边打电话给咖啡厅的伙计一边在心里想。

 

Shaw放下电话,看着小方桌上残留食物污渍的盘子,总觉得自己远远没有吃饱。那个男人已经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在自己的对面坐下。

 

艾萨克仍能感觉自己的胸腔和肋骨隐隐作痛,脑门前缝合的地方也有些肿胀。他刚刚用五分钟在镜子前注视着自己,尝试理清这二十四个小时以来的思绪。

 

“我们要去哪里?”腹中空空,他觉得自己目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完全取决于你。”Shaw随意摆弄着刀叉。


“昨晚八点,你从切斯特教授家出来之后,没有回家,走的很明显是火车站的方向,你想去哪里?”


艾萨克的情绪立即从当时的惊魂未定中抽脱出来,披上一层镇定和警觉的外壳。“这和你没有关系。”


信任问题。这不是第一次在号码身上遇到。若是两年前,Shaw仍然需要克制自己把叉子捅入对方手掌的念头,然而在漫长的如独行侠般处理任务的时间里,没有伙伴会出来制止自己的冲动,她早已经学会如何更加耐心地应对各种矛盾冲突。

 

“不如我们先来聊聊你的朋友吉恩·伯纳德,也就是你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书时的校友,“Shaw将手机上一张高清的证件照调出来,放在艾萨克眼前,他看起来有些吃惊。

 

“本科结束后,吉恩回到法国成为一名报社记者,专门负责国际事务板块。”Shaw滑动照片,“他有敏锐的政治嗅觉,但同时也是个怀疑论者,写出的东西有时让人难以接受,这也是他事业无法上升的原因。”

 

“这和我们的话题有什么关系。”艾萨克试着用一种失去耐心的口吻说道,目光却飘忽不定,鼻尖上有些细小的汗液渗出。

 

“原本他或许会一直这么平淡地生活下去,可是就在三天前,他死了。”照片滑动到一张远景照,艾萨克仿佛从中闻到一股火焰燃烧后焦炭的气味,听见噼里啪啦的残忍声响。

 

“怎么会?!”

 

“因为他挖得太深。”他不是第一个因为挖得太深而惹上麻烦的人,Shaw叹了一口气,“他始终坚信存在一种全民监视的大型监控项目,在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有个三个专门的文件夹,存放着过去几年他挖掘出的相关信息,不得不说,伯纳德先生事实上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才。”

 

鼻尖上的汗越来越密集,艾萨克无意识地咬紧下嘴唇。

 

“还是什么都不打算说?”Shaw看了他一眼,“那么我们再来听一段录音。”

 

艾萨克坐直身体,有些疑惑地看着Shaw按下手机屏幕上的红色按钮。

 

一个浑厚的男性嗓音从中传出,他语速非常快,说到激动处还会一下子抬高音量。艾萨克双手僵硬地放在餐桌上,听着这个男人的阐述。他先是提到对于美国大型监视项目的指控,其间有说到“人工智能”一词,并且有理有据地对其进行论证,然后是一阵停顿,他重新开口,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近年来恐怖袭击频发的欧洲和那些一直试图改变现状的欧盟高层。

 

另一个男人在此时打断他的话语。

 

“吉恩,你是想说,欧盟为了改变现状,目前也在计划一个全范围监控项目?从理论上说,或许是可实现的,但是我认为目前技术上还存在许多瓶颈,是你想多了。。。。。。。”

 

艾萨克听到自己的声音,再也按捺不住,夺过手机结束音频播放。

 

“他居然偷偷录了音?”


Shaw不顾面前男人面红耳赤的样子,语气平缓地开口,“我猜,吉恩特地找上你这位计算机科学教授,是为了询问技术上的可行性。只是你没有料到他会录音。然而除了录音,他还将音频与其他文件一起发给了老板。你也知道,资料一旦出现在网络上,通常都是有迹可循的。”

 

这一定也是昨天晚上那些大块头特工出现的原因,Shaw还清晰地记得那个领头的特工被枪杀前所说的两句话中透露出显而易见的美式口音。无论是NSA,CIA还是其他美国情报机构,他们那套全球通讯监控系统还真是时刻运转着。

 

艾萨克无力地垂下头,“没错,我的确与吉恩进行过一次面谈,没想到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

 

很好,坦诚代表深入谈话的开始。“那么你对切斯特教授的死了解多少?”他的死亡看起来不像是美国特工的手笔。

 

艾萨克的眼里又出现畏缩情绪,“我不想把你扯进来。”

 

“我卷入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件。”她的目光非常坦荡,没有一丝危险的意味,“我无法透露太多,你只需要相信,我是来帮助你逃离这一切的。但为了全力帮你,我需要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

 

艾萨克盯着她足足半分钟,在心里和自己打了一个赌,决定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终于拧松了这一颗顽固的螺丝,Shaw看着他逐渐柔软的眼神,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此时,门铃声正好响起,她从猫眼中望见一个穿着黄灰色工作服,面露微笑的高个子服务员。Shaw转开门把手,让他进屋把摆满食物的餐盘放在桌上。

 

“听故事的时候还是应该吃点东西才好。”她抓起牛角包。

 

 

 

***

 

 

 

阳光照进巨大的落地窗,将女人修长的影子投射在橙红色地板。

 

她看着远处的摩天大楼和纵横的高架桥,不自知地皱眉。

 

昨晚她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某个她确定自己从未去过的酒店,1458号房间,看不清正脸的黑发女人,从盥洗室传出的奇怪声音,躺椅,扎带,电熨斗。在模糊的片段中,前一秒,她还在与对方温和地交谈,后一秒那个女人小心翼翼推开盥洗室的门,却猝不及防地被自己电晕在地。

 

某些时候,片段中的感官体验是那样清晰,室内花卉的香气,台灯微弱的光,外套上的毛屑,甚至电熨斗的温度。某些时候,她又像是一个悬浮的上帝一般,看着整个场景,感受房间里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转变。

 

梦境中的种种感受太过真实,几乎吞没和混淆了现实感。唯独那个女人的脸,始终看不清。

 

一方面,她因这两年来从未有过的陌生的熟悉感而心绪波动,另一方面,她当然知道梦境不过是睡眠状态中由大脑随机获取的神经元构成神经流的过程。之所以会出现电击棒,或许只是大脑通过潜意识的信息重构来表达对于那个偷袭自己的女人的不满。

 

“你不吃?”此时,从身后传来年轻富有活力的声音。

 

Eden回过头去,看到栗色头发,带银质耳环的女人正手拿一块可丽饼,就着热可可一边吃早餐一边专注地看向她。

 

“我没胃口。”她耸肩。

 

“没胃口也要吃,布莱恩说过,吃饱了才有力气抓坏人。”她看起来非常认真,只不过因为口中塞满食物而显得口齿不清。

 

Eden露出放松的微笑,给自己也倒上一杯热可可,在她身边坐下。

 

如果说自己是组织的头号特工,那么眼前这个智力残缺,外表柔和,看似无害的二十五岁女人,就是组织最完美的杀人机器。她永远都不会有对权利和金钱产生向往,单纯的眼神极具迷惑性,下手又快又准,任务完成度始终保持在一个极高的水平。

 

现在,她只是这么狼吞虎咽地吃着,以一种最直接的方式填充自己的原始欲望,获得最简单的满足。

 

Eden注视着她,出现一瞬的晃神,不知道那个女人吃东西会是什么样子?

 

当她摇头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时,放在床头柜的个人语音加密电话发出急促的声响,她放下马克杯,走上前接起电话。

 

“根据内部消息,政府高层对于这次结果的不满程度在加剧,”是布莱恩的声音,“如果一周内还是看不到任何进展,他们会停止资助并且强制关闭整个项目。”

 

“我明白,请你转告先生,我会在三天之内完成任务回去。”

 

“那么,祝你好运。”他以一个不拖泥带水的尾音结束了通话。

 

 

 

***

 

 

 

“所以,切斯特教授亲手将他的人工智能扼杀在摇篮里?”Shaw舀起最后一勺快要彻底化成水的冰激凌。

 

“没错。”艾萨克点头,“我在他身边做了五年的助手,深知他对于人工智能的警惕。因此,‘Prophet’始终是封闭式的。”

 

“尽管在大型监控这个问题上存到道德争议,但是最初,切斯特相信由他一手创造的‘Prophet’若是能物尽其用,必然会大大减少恐怖事件的发生。两年半以前,欧盟的监控项目正式着手孵化,代号‘守护者’,切斯特教授非常积极地参与其中,为此暂停了两年的教育工作,虽然那份职业也只是个幌子。”

 

“直到一个半月前,几近成熟的‘prophet’在试运行期间,切斯特教授惊讶地发现一个后门程序,这意味着造成这一结果的某位内部人士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所有资料。最可怕的是,当他将这个漏洞向其他科研人员指出时,却得到他们一致的否认和漠视。那个时候起,他才明白整件事情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简单,如此纵容下去,必然会出现他不愿看到的后果。最后,他制定了一个精密的计划,苦心营造一场巨大的意外,将仍在爬行阶段的人工智能彻底毁灭。”

 

如果吉恩伯纳德知道他的朋友就是真相的知情者,不知道会怎么想。Shaw整理思路,用纸巾擦了两下嘴,“可是那个女人没有直接杀你,说明你对于他们还有存在的价值。”

 

“他们是为了备份而来,”艾萨克的咖啡已经见底,“切斯特教授最初委托我妥善存放,现在委托我尽快毁掉的备份硬盘。”

 

Shaw深吸一口气,“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该去哪里了吗?”

 

“当然。”艾萨克看着窗外高升的太阳。

 

“瑞士苏黎世银行。”

 

 

 

***

 

 

 

年轻女人打开一盒马卡龙,看着精致小巧的甜点咧嘴一笑。

 

Eden只觉得这些食物甜腻得有些过头,光是隔空看着都会感觉喉咙不适。

 

还有三天,她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这并不是她接触过的时限最短的任务,但却是她目前为止最状况百出的一个。

 

好在,一切都没有脱离控制。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开始在地图表面移动的黑点,起身披上外套。


一切仍然在正轨上运行,或许只是换了一条路线而已。

 

“西尔维娅,你想出去玩玩吗?”

 

回答她的是年轻女人振奋的眼神和不加掩饰的笑脸。

 

(TBC)


电梯间  


评论(15)

热度(194)

  1. 沧海轻舟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