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Another(五)

楔子        

 

我原来到底为什么会以为五章就可以写完呐,一边流泪一边填坑

 

 

 

*

“这是您的巧克力,请拿好。”Sprüngli甜品店柜台前的年轻服务员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面带微笑的脸庞因为络绎不绝的顾客而稍显疲惫。

 

她眼前穿黑色皮夹克,戴蓝色鸭舌帽的女人接过精美的包装袋,和身旁的男人一起走出店门。

 

班霍夫大街上的行人因为打折季比往常多出一倍,扮相精致的女人们手拎各种奢侈品的包装袋,在店铺和百货商场里进进出出。一对小男孩和小女孩吃完冰激凌后,手牵手趴在橱窗的玻璃上向里面张望,接着又嬉笑打闹着比鬼脸,将五官都贴在一个平面,挤成滑稽又吓人的样子,然后边咯咯傻笑边跑向他们的家人。两旁椴树清甜的香气扑面而来,阳光将众多十九世纪复古风格的建筑都浸染在朝气蓬勃的现代氛围中。

 

对于寻常的游客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放松自我尽情享受的地方。然而对于艾萨克而言,这里不过是埋藏定时炸弹的一条街道,是危险游戏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瑞士的银行一向以高保密度闻名于世,如果深究下去,存储在这里的某些资金、物品或文件,都能牵扯出或大或小的秘密来。而他存在这里的备份硬盘,则是一个足以影响国际事务和人类发展的秘密。

 

椴树的香气也不能缓解他由内而外的紧张情绪,此刻的艾萨克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脸上有巨大伤疤的人,会不自觉地注意到他人的目光。

 

比如说,现在他总觉得街对面戴粉色丝巾的女人在时不时地偷看自己,还有二十米远处的胖男人,一边向这里伸出手指一边和他的同伴窃窃私语。他知道自己骨子里有些偏执和多疑,切斯特教授也曾经就这一点开过他的玩笑。这种神经质给他平添过许多烦恼。可是此时,他只想尽可能地谨慎,不跌倒在任何意外上。

 

他惴惴不安地环顾四周,生怕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危险突然降临。可是身边的女人一从那家百年老店出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一颗巧克力扔进嘴里,神色从容地品尝起来,没有一点紧张和畏惧的样子。

 

这个时候你还能将注意力放在巧克力上。艾萨克挑起眉毛,欲言又止。

 

“What?”Shaw无所谓地看回去,“吃巧克力是一种快速补充能量的方式,你总不能指望我饿着肚子连轴转,片刻不停地保护你而不进食。”

 

这三天来她的平均每日睡眠时间不到五个小时,即使闭着眼睛休息也是浅度睡眠,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使她醒来。从巴黎里昂火车站直达苏黎世中央火车站的四个多小时里,经过充分休息的计算机科学教授面对着自己目前比较信任的女人,开启了话匣子模式,从虚拟现实谈到中东格局,期间掺杂许多Shaw从来没听过的术语。Shaw强打起精神,顶着黑眼圈听他念叨一个小时,最后在装满食物的手推车被乘务员推过来的时候结束了这场单向对话。

 

现在,这个戴眼镜的教授完全失去了他谈论科学技术时的自信和气场,畏手畏脚地打量周围的建筑和行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时还会一下子拉住Shaw的手臂。这前后巨大的反差让她差点笑出声来。

 

毕竟不是谁都像那个女人一样,既能在电脑前作为极客发挥自如,又能在枪林弹雨的致命时点手持双枪无畏无惧。她抬头,目光透过椴树叶片的缝隙,任由柔和的光晕投射到眼底。薄荷巧克力在舌尖融化,恰到好处的甜味夹杂一丝甘苦,口感过后还残留着清新的韵味。在穿梭而过的人潮中,她想起她。

 

她想起自己带着伤和混乱疏离感回到他们中后迎来的第一个早晨,她在她的一声早安中醒来。棕发女人端着一杯热巧克力坐在洁白的床单上,好像永远不会厌倦地盯着她,确认昨晚树林的重逢并不是一个梦。那个令人心安的早晨里,她用带着巧克力甜味的吻安抚她每一根暴躁的神经,将她被剥离的现实感一层层地恢复如初。

 

奇怪的是,过去的两年里,她早已忘记那个早晨,日渐麻木的生活中,记忆被选择性地打乱,将一些美好的过往都埋葬在尘土之下。现在味觉记忆却突然苏醒,顽固地将她拖回那个所有人都完好如初的日子。

 

这是她今天第五次想起她。

 

两年前十指交握的她,两天前举枪相向的她。

 

当然,她明白作为一个曾经接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此时的分心不是在执行任务时应该出现的情况。

 

Maybe, it's time to stop missing her.

 

 

 

***

 

 

 

艾萨克在前台填写表格,他的字迹非常清晰漂亮,没有在理工科男人身上常见的潦草凌乱,只不过他握笔的手好像不太稳,偶尔出现意外的划痕。

 

Shaw趁这个时间快速观察四周,确认银行大厅的结构和主要通道,如果有紧急情况发生,她需要一个最佳逃离方案。

 

光滑的白色瓷砖上没有一点尘屑,干净到让人觉得有些无聊。艾萨克终于用他缓慢的速度填完了所有内容,前台神态高傲的制服女郎收起表格,用眼神示意站立在一旁的男人。

 

穿着统一定制高档西服的黑发男人带领二人来到里面的安检处,Shaw提前将枪支都放入背包内,存放在入口处的保险柜里。他们通过安保人员极其严密的全身安检,走入电梯。西装男修长的手指按下显示楼层的金属按钮,Shaw偷偷瞥了一眼他手上的茧,在心里估计他的用枪习惯和频率。狭小的空间内,她能听到艾萨克不那么顺畅的呼吸。她主动握了握他的手。

 

“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呆子。”

 

Shaw压低声音说出一句,艾萨克的脸色有些好转,松开嵌进手掌的指甲,对她笑了笑。站在他们前面的西装男始终盯着眼前的不锈钢门板,脑袋像是胶着在脖子上而无法扭动一般,直到电梯门在“叮”的一声后打开。

 

艾萨克知道接下来的流程。他走到黑色地毯上,在闪着绿光的智能设备上按下手印,指纹识别成功后,与Shaw一起耐心站立在等候处。不到五分钟,面无表情的工作人员将一个小型黑色皮箱交到他的手中,将他们带到一个私人小隔间,然后按规矩消失在顾客的视野里。

 

备份硬盘,大笔现金,研究笔记。艾萨克快速开箱清点物品。他想起切斯特教授用多年心血写下的笔记和他们共同取得的科研经费,不由得重重叹一口气。好在,他嘱托的任务已经临近终点,这是所有坏事中最好的一件。

 

备份硬盘被安放在一个由防震防高温并且无比坚硬的特殊材料制成的方形小匣子中,这是切斯特教授当年亲手设计的。Shaw端起匣子细看,却怎么也找不到打开的方式,只注意到抛光表面上一个环形凹槽。这个古怪的老头子。她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那是锁眼。”艾萨克告诉她。

 

“钥匙在哪?”Shaw打量着他。

 

艾萨克微笑着扬起手,中指上一枚白金戒指在小隔间昏暗的灯光下闪动着若隐若现的光泽。

 

将其嵌入凹槽就是游戏的最后一步。

 

艾萨克却注意到Shaw深吸一口气,按住自己的手。

 

『你们要有麻烦了,现在快速离开。』偏偏在这个时候,提供出危险预告。

 

“指纹识别失败——”智能指纹识别机器冰冷的语音同时从外面传来。他们屏住呼吸,听到安保人员带有询问和阻拦意味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高大男人砸在地板上的重响。艾萨克脸上的微笑持续不到十秒,就在脸上僵硬成一个恐惧的形状。

 

“看来这罪恶的硬盘要多活上一会了。”Shaw快速扣上黑色皮箱的铝合金搭扣,拉过艾萨克离开私人隔间,朝近在咫尺的安全通道奔去。

 

打转的楼梯井让一种似曾相识的眩晕感和反胃感一瞬间涌上艾萨克的大脑,他的第一反应是那个棕色头发的疯女人又出现了。

 

不不不,这一切不会重演的,至少不能是现在。

 

艾萨克调整呼吸,集中注意力,将一切消极的情绪都强行挤压出去,靠意念带动肌肉,以快于平时三倍的下楼速度跟在Shaw后面向下冲去。

 

子弹不留余地地划过扶手,穿透雪白的墙壁,在一格格光滑的台阶飞溅,艾萨克在拼命闪躲时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在隆隆作响,打奏出杂乱的拍子。

 

好在这一回不是八楼。腿发软之前,他身着破损的外套赶到一楼大厅,目睹Shaw飞速抢过一名安保人员的配枪,对准身后射击。那个女人闪身躲避的同时也没有缓下进攻的趋势,一颗子弹从艾萨克的肘关节擦过,钉入前台的桌身,引得两位金发碧眼的前台女郎失控尖叫。

 

没有时间取出保险柜里的背包了,Shaw愤愤地将陪伴她很久的武器都留在身后,与艾萨克一起重新出现在“欧洲橱窗”班霍夫大街整洁的街面上。

 

午后的阳光下,拥有远超常人的视觉的Shaw看清了30米外紧追着他们不放的女人。那很明显不是Root,或者说Eden,而是一个穿紧身牛仔裤的蓝眼睛栗色头发的女人,比自己稍微高出一点,她有北欧人的五官特征,小巧的银质蝴蝶状耳环将她年轻的脸衬托得更加漂亮和立体。

 

Shaw能看出她并未经过什么专业的训练,进攻和防守的手法透出一种原始的荒蛮和粗暴,可是杀伤力一点也不亚于自己。如果是一对一,Shaw估计自己会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算,然而现在和一个完全没有反击和自保能力的教授捆绑在一起,她毫无疑问需要额外的援助。

 

『七点钟方向。』

 

Shaw身体向右一偏,躲避一颗呼啸而过的子弹,顺势反手给那个女人一枪。年轻女人以极高的敏捷度侧身,然而持枪的右手还是瞬间被擦破,手腕处被震得抖动了两下。

 

艾萨克惊讶地看到杀手不但没有因此出现片刻的停顿,还立即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他惊慌地吞咽口水,因为没注意前面的路而与一个穿驼色风衣,拎着三只购物袋的游客相撞。她用他听不懂的语言抱怨了一句,起身离开。艾萨克却感觉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一时没有办法使上力气。

 

追杀者越来越近,一股彻底的寒意往他头上涌入,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接二连三地凸起,Shaw在奔跑中折返回来,试图拉起这个失去动力的男人。

 

肾上腺素飙升,脚踝处的疼痛在敌方一步步逼近中渐渐消退,艾萨克终于屈膝站立时,杀手已经以一个绝不会失手的角度和距离举起了枪,他甚至能看到她脸上骄傲的神情。

 

只能到这里了吗,他不甘心地闭上眼睛。

 

接下来,他的手却感受到一股巨大的牵引,他睁开眼,在Shaw的陪伴下重新迈动脚步。身后没有预料中的枪响,而是一辆有轨电车驶过带来的风声,危险人物就这样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阻隔在了另一边。有轨电车上兴奋的游客探出头来张望着这个对于他们来说安全又美好的世界,一个孩子注意到持枪的栗色头发女人懊恼地在原地跺脚,不由得张大嘴巴。

 

前进500米后,眼前已经是苏黎世中央火车站,他们二人几个小时前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3号入口直达卢塞恩的火车将在一分钟后发车。』进入火车站宽敞豪华的大厅时,的声音响起。

 

不管是去卢塞恩还是卢加诺,又或是其他任何一个瑞士城市,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Shaw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皮箱,和大汗淋漓的眼镜先生匆匆赶到3号口,在扶手电梯的左侧快速朝下走,也不管是否挤到右边稳稳站立的人。

 

白色的城际交通火车敞开大门,在最后二十秒将他们拥入怀中。

 

车门彻底闭合时,Shaw看到栗色头发的女人刚好出现在站台上,一脸无奈地由缓缓启动的火车将她抛在身后。Shaw扬起嘴角挥手向她告别,在她化为一个看不清的黑点后重新整理衣衫,和艾萨克一起在车厢的绿色皮质座位上坐下。

 

两人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同时爆发出笑声。

 

“我们甚至都没有买票。”Shaw望了望窗外快速移动的景致,转过头笑着对身边的男人说。

 

可是艾萨克没有回应她,他的笑凝固在脸上,看起来好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Shaw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个身着乘务员制服的女人。

 

“瞧,第一天上岗就抓到两个逃票的人,”Eden摘下帽子,在他们对面坐下。“看来亲爱的西尔维娅失败了,对付你们Plan A还真是不够用呢。”

 

“Did you miss me,Daring?”

 

火车绕过弯道,开向未知的前方。

 

(TBC)

 


电梯间  



评论(22)

热度(207)

  1. Stephy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