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鱼片粥

【七/安同人】飞鸟与她所不知道的事

忽然想到之前还写过一个冷cp的脑洞,忘了放上来

好几个月前看的七月与安生,第一遍只觉得这种两个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和亲情令人感动,根本不用去踩影子啊,她们彼此的影子都早已融入对方的灵魂里了。

后来看到好多人提百合,就用百合之眼重看了一遍。然后发现,嗯,是爱情没错(大雾)。接下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飞出天际。

不过这篇是电影误解向,真的是误解向,没看过电影的同学还是不要看了,看过电影的同学请先把电影内容都忘了吧。。。。。。。。

 

 

 

***

 

初遇

 

 

安生第一次见到家明,是在那个阳光灿烂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周五下午。

 

她原本在麦当劳当计时工,只是算准了放学时间,甜言蜜语地让下一班的老孙替了她的位置。就这样,李安生瘦削的身子套在七月陪她买的松垮垮的红白格子呢大衣里,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等待在空无一人的校门口。大红色围巾绕过她细长的脖子,像它的主人一样不羁地轻轻晃动着。

 

当高矮胖瘦的人群套在整齐划一的校服里涌出镇江最好的高中,安生吐出嘴里的东西,逆着人流朝前走去,她如一抹独特的红色罂粟,打破了平静的蓝色河流。

 

小孩,认识苏家明吗?

 

你找家明,喏,后边那个就是。戴眼镜的胖子看着眼前这个盛气逼人的小姑娘,笑着往后一指。

 

苏家明的身影便这样直直走进李安生的故事里。那个林七月提到过无数次的抽象名字,终于化成眼睛可见的挺拔身形,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是叫苏家明吗?

 

搞过对象吗?

 

平时都是你甩别人还是别人甩你啊?平时都是你追别人还是别人追你啊?

 

李安生像个精通人情世故的小大人对着苏家明连连发问,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故意挤成刻薄的三角形,深深打量着眼前这个大男孩。

 

真的没有啊。苏家明认真地否认,对着女孩无奈又坦然地一笑,明眸瞬时弯成好看的新月状。

 

李安生脸上丝毫不减严肃的神色,心跳却漏了一拍。她忽然觉得,同样是中规中矩的蓝色校服,怎么穿在近视眼胖子身上就是那个怂样,穿在苏家明身上就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目光呢?

 

你长这个样,一定很受欢迎,你平时不照镜子啊。李安生轻咳了一下,顶着苏家明的目光狠狠地盯回去。

 

他的眼睛越发透出笑意。

 

这么个事儿啊,最近有个女生看上你了,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李安生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西面的太阳将她的影子拉得狭长。

 

苏家明偷偷地踩上了她的影子。

 

 

 

 

 

 

 


 

安生不会知道,这并不是那个男孩第一次见到自己。

 

苏家明第一次遇见安生,是在Blue酒吧。

 

那天晚上,古旧的雕花木门向外敞开,苏家明皱着眉走进一片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穿过一个个如水蛇般扭动的躯体,在吧台旁找到了他失恋后在此买醉的朋友吴盛。

 

你小子终于来啦。吴盛带着一身的酒味,神志不清地锤了他胸口一拳。

 

别闹。苏家明把他的身体扶正。你爸妈找了你一个晚上。

 

我心里难受。他看起来快要作呕的样子。扶我去外面透透气,这里太闷。

 

苏家明忍受着浓郁的酒精和烟草味,架起吴盛,从吧台旁站起身体。

 

偏偏这个时候,全场的音乐都安静下来。半分钟后,技巧娴熟的吉他手拨动琴弦,一曲又起,一个年轻女孩活跃轻快的歌声开始飘荡在整个酒吧。

 

苏家明无意识地回头,便遇见了那个如精灵般在话筒前跳跃晃动的李安生。

 

明明是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却偏要故意扮成熟地涂着紫色眼影和酒红色口红,胸前的廉价项链垂在黑色蕾丝上衣的衣领下方。她顶着蓬松的泡面头,在不停变换的灯光下唱出一句句关于爱情的歌词。

 

她真好看。

 

苏家明过了许久,终于轻轻说出这样一句话。什么也没听清楚的吴盛不耐烦地在旁边轻哼,拉扯着他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吧。

 

这一天晚上的月色特别美。苏家明忽然理解了吴盛之前的沉沦和陷落。

 

打心底里,他知道那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可她偏偏就像一株独一无二的小小植物,在他心里开出了摇曳多姿,芳香浓郁的奇异花朵。

 

 

 

 

 

 

 

 

七月独自一个人走在长长的铁轨上。

 

从十三岁到十六岁,她和安生无数次手牵手,沿着这条看不见尽头的铁轨,从下午走到傍晚。她们听着叽喳乱叫的鸟鸣,穿过郁郁葱葱的草地,踏过平缓的溪流,在暮色沉沉时相伴归家。

 

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离开这儿,去到我想去的远方。有一日,安生望着铁轨无限延伸的那一端,充满期待地说。

 

年幼的林七月承认,那一刻,她因安生的愉悦而愉悦。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她知道安生的家庭曾带给她怎样的苦难,也明白她想要逃离的束缚是什么。

 

年幼的林七月却不想承认,那一刻,她也因着安生的愉悦而恐慌。

 

在七月所描画过的所有关于未来的展望里,每一种都有安生的存在。

 

那个在衣着时髦的母亲面前一脸倔强的安生,因想念父亲而在夜里偷偷啜泣的安生,撒谎说喜欢吃包子皮的安生,嬉皮笑脸地和她共同泡澡的安生,最早教会了她“心痛”和“快乐”这两个词的意义。她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未来,那很可能会是一片可怕的灰白。

 

于是,她更加频繁地带安生回家吃饭,用自己的零花钱为她买衣服鞋袜,送给她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她也经常让安生陪着自己去这去那,让安生帮自己一次次修剪头发。相比于安生的故作张扬和刻意的精明,七月总是小心翼翼地伪装自己,掩盖着自己的聪敏和细致,在看似依赖安生的每一件小事中,她都一步步加深着安生对自己的依赖。

 

只是此时的七月还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究竟怀抱怎样的情感,也不知道这种情感会将她推向何处。在日复一日的嬉笑打闹中,她们彼此陪伴,精神富足且满足地成长着。

 

然而,青春期如同一场该死的洪流,总是轻而易举地将原本的平衡打破。

 

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林七月从不让安生知道,自己经常偷偷跑去Blue酒吧听她卖力的演唱。她向来不擅长喝酒,所以每次去都只是在角落静静地看着,因安生佯装疯狂或诙谐的样子而暗暗发笑。只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她,她就能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

 

可是有一天她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常站在她前面几排,望去的方向和她一模一样。那个男生的背影高大挺拔,看衣着应该和她在同一所学校。

 

每次安生一曲唱毕,蹦跳着下台时,他的头都会摆向一侧,目光随着她的位置而转移。而他的眼中,除了一个少年对女孩的爱意,再无其他。

 

让人晕眩的灯光下,她认出了他的侧脸。同年同班,苏家明。

 

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蜿蜒蛇形的铁轨,鸣起轰隆隆的汽笛。他这样看着安生,看着她的安生,让她不由得回到那个铁轨旁的下午。只是恐怕在火车将安生带向远方之前,这个叫苏家明的男孩就会先将她带离她的身边。

 

她熟知同年级女孩对于苏家明近乎狂热的喜爱,更重要的是,苏家明散发着和安生口中的父亲近乎相同的气质,俊朗,耀眼,温柔且温暖。七月的直觉告诉她,若他某日向安生示爱,那个女孩绝不会将他推开。

 

那一晚,她心神不宁地离开了Blue,脑中不停闪现的,是苏家明带着笑意的脸。

 

七天之后,在安生新搬入的出租房里,两个女孩躺在还算宽敞的双人床上,七月告诉安生,她觉得有一个男生有一点点喜欢自己。

 

说这话的时候,七月趴在安生旁边,用手托腮,看起来完全沉浸在甜蜜当中。

 

对安生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这个年纪的七月,已经长成美丽而优秀的女孩子,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男生都不免会对她有所心动。

 

安生吞下了原本想说的话,转动身体仰面躺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真想谈恋爱啦?一阵沉默后,安生忽然开口说道,不是你跟我说书上都说,除非你特别特别爱一个男人,否则男人都是很难忍受的。

 

那也不一定要非常非常爱一个男人,你要爱你自己。七月随便回答着,眼睛还是没有看向安生。

 

他叫什么名字?安生转着眼珠,鼻翼一动一动的。

 

七月慢慢地吸入一口气,回想那个事实上与自己从来没有太多交集的男孩。

 

苏家明。她回答道。

 

这个晚上,两个女孩相拥而眠,林七月脑海中的火车鸣响消失了,可她并不知道,命运的分叉才刚刚开始。



评论(13)

热度(57)